日语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日本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

山野之中已经平静半天了,空气中已经没有一丝硝烟的味道。

日语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日本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

如果那火车道上不是多了一列小火车一辆铁甲车路基上多了十来具尸体,谁又会以为这里正在发生战斗呢?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几个人从山林之中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等到距离那前方的列车和铁甲车还有一百来的时候他们干脆就趴了下来。

而他们刚趴下,日军的铁甲车的重机枪就“洞洞洞”的打出来了一串子弹。

不过这子弹自然是冲着远山飞去的,夜色一黑日军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在往他们这里摸。

“小鬼子这是给他们自己壮胆呢,嘿嘿。”那几个人中有人说话了,是二蛮子。

“壮什么胆?快往前爬,一会儿弄不好小鬼子就跑了!”有人训二蛮子道。

这回声音却是女声,因为那是抗日女战士周让。

二蛮子被“二当家的”的给训了,不吭声了,几个人就“嗖嗖”的往前爬。

火车上的伪军和铁甲车上的日军是被雷凯然他们用枪法给困住了。

明摆着抗日游击队人多枪多,如果日伪军离开了那铁皮铁甲的庇护那就会被打成筛子。

可是,日伪军也就是被困住了,雷凯然可没打算在白天进攻。

就日军铁甲车的那个铁壳子,游击队拿它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但是,雷凯然他们却是想出来了别的招儿。

他们算定了天一黑铁甲车上的日军就得往火车上跑!

至于原因嘛,就象雷凯然说方案时得意的“嘿嘿”那样,日军的铁甲车上无法取暖而火车上那却是很暖和的!

那铁甲车就是个铁屋子,白天也就罢了,等天黑的时候气温一下降那铁屋子和外面的气温是一样一样的。

可那火车却是蒸汽机车的。

蒸汽机车是以煤烧水产生水蒸汽的怎么可能少煤呢?

所以上面的伪军倒是不遭罪免了挨冻之忧。

日军能象抗日游击队似的硬扛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在那铁屋子里窝着吗?

反正雷凯然是不信!

雷凯然的计划正是让人趁天黑爬抓紧摸过去,在铁甲车上的鬼子转移到火车上的时候把他们灭了。

雷凯然本是要亲自带人上的可周让说你是狙击手你上什么还是我来吧。

于是,“二当家的”周让便亲自出马了。

“到了!”黑暗之中小保子低声说了一句。

于是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用手去摸着去感觉着确定地形方位,最终都停了下来。

这里距离铁道线有七八十米的距离,有一道不到半米的土坎是白天周让用望远镜选好的地形。

他们就是把这道土坎当作了他们四个发起进攻的潜伏阵地。

当然,他们也可以直接就摸到铁道线上用手雷向日伪军直接发起攻击。

但是,那样的话就变成攻坚战了。

雷凯然并不想那样打,那样会有伤亡。

毕竟他们也不知道那辆铁甲车里能装几个鬼子,日军可以在里面坚守。

而且雷凯然还有另外一个担心。

而周让他们刚刚藏好就证明了雷凯然的担心是完全有道理的。

日军装甲车上火力先响了起来,只不过这回却不是打向远山而是直接打向了这片开阔地。

双方斗智斗勇,日军也不傻。

日军自然也担心天黑了抗日游击队发动夜袭再用手榴弹把他们炸了!

所以,日军这机枪打起来的意图就是告诉抗日游击队。

你们休想趁天黑往上摸,你们摸上来那就是死啦死啦滴!

有子弹打在那土坎上。

灼热的子弹瞬间就融化了弹孔周围的积雪,甚至有雪屑都溅到了躲在后面的周让他们的头上。

但是,没有人发出动静。

老兵没有怕这个的。

现在是冬天,那东北冬天的冻土层都得有两三米,子弹打上去是休想将他们面前的那道土坎击穿的。

并且,周让带的人也不多,算好一共就四个。

这四个人是周让、小妮子、小保子、二蛮子,每个人都是双盒子炮。

土坎虽然不高却足够长,四个人却是都顺着那土坎的走向趴在那后面呢,这样就不用提心子弹打到腿了。

此时铁甲车上的重机枪响,没有人和它较劲,就是白天雷凯然他们也没有往那装甲车打上一枪。

但日军的重机枪响起也只是前奏,“啪啪啪”,伪军在小火车上的枪跟着就打了起来。

伪军火力一起,当时战斗便热闹了起来。

抗日游击队不理日军的铁甲车那是因为铁甲车的铁甲厚,那怎么也得是10mm厚的钢板吧,子弹肯定是打不进去的。

可那小火车的铁皮才有多厚,再说它那也不是射击孔也只是火车车厢的窗户罢了。

日语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日本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

于是,山野之中抗日游击队的火力便向那伪军所在车厢集火了过去。

抗日游击队火力一猛,日军装甲车上的火力也不打近处了便又向山野中游击队的火力点打去。

一时之间,双方隔空对战打得一片火热,埋伏在那道土坎后面的周让他们已经没有了火力的威胁。

“还敢往前上不?”周让在黑暗之中问道。

“敢!”二蛮子先说话了。

看那火车厢里射出来的子弹,伪军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而日军的重机枪又被己方后面的火力给吸引走了,他们怎能不敢前进?

于是,他们四个人就任头上弹雨纷飞却是从那土坎后向前爬去了。

这个却是周让自己决定的,当时雷凯然可不是这么交待她的。

但周让是真怕那几个日军从铁甲车里跑了他们四个再没有发现所以决定再往前爬。

“快点爬,一直爬到那俩车中间去!”周让忽然再次下令道。

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

这要是爬到半截道上发现日军往那列小火车上转移了他们一开枪可就把他们四个暴露了。

他们一暴露车厢里的伪军怎么可能闲着?

所以此时他们摸到日军装甲车那里才是最安全的!

可就在他们爬到距离日伪军枪火闪光之处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日军铁甲车上的重机枪却突然停了!

“再快点!”正用双肘拄地交替前行的周让急道。

可是就在他们刚往前爬出几米的时候,他们就听到了那路基上有动静了。

铁甲车上日军的重机枪都停了这说明什么还用问吗?那里的鬼子冻得受不了已经是往火车那里转移了!

“打完就冲!”周让喝道。

说话间她双手盒子炮就同时响了起来,射击方向却正是日军铁甲车与那列车的空当之间。

四个人八把盒子炮全是长点射,一时间子弹如雨般闪着红光就飞了过去。

随即他们就听到了路基上传来日军的中枪摔倒和惨叫之声!

周让他们的射击瞬间就引起了正在他们头上隔空交战的敌我双方的注意。

“游击队上来了!”车厢里伪军的喊声周让他们已是听得清清楚楚。

而就在车厢里的伪军把要下压枪口往他们这里射击之时,周让他们已是爬了起来哈腰向前冲去。

与此同时他们八把盒子炮把子弹直接就射向了那车厢的窗户,而后面抗日游击队的射击却停了下来。

抗日游击队真的不敢开枪了,因为怕误伤!

那小火车不光横下里车厢窄,就是在高下里也是不高的。

不光车不高就是那路基也是不高的。

如此一来,后面的抗日游击队再射击不说子弹能直接误伤他们四个,就是那子弹一旦打到那车厢某个铁厚的地方子弹反弹形成跳弹,也绝对够他们四个喝一壶的!

一共也就十多米的距离,此时真的是生死一瞬。

周让他们才闪身到了铁甲车下,车厢里的伪军便把子弹打到了他们刚才的位置上。

可是,这还没有完。

黑暗之中有硬物砸落在雪地上的声音。

那是车厢里的伪军害怕周让他们摸到火车跟前再往车厢里面扔手雷他们却是先下手为强了。

轰然爆炸声里,那手雷爆炸的碎片却是打得那车厢的铁皮和日军的装甲车上的铁板是叮当作响!

周让他们由于动作快都藏到了那铁甲车的后面去了倒也没有受伤。

可是待他们刚要探出枪向火车头里的伪军射击里却听到“咣当”一声铁门闭合的声音。

坏了,四个人同时就意识到由于天黑他们竟然没有把从铁甲车冲向火车的日军全都打死,而是漏了一个,那名日军竟然又逃回到铁甲车上去了!

这下尴尬了!

他们现在可是在那铁甲车后面藏着呢,这里也是唯一可以避开火车上日军射击的地方。

可是这名日军要是开动铁甲车怎么办,那他们可就直接被那铁甲车碾压了。

而这时,果然那铁甲车里就传来了马达发动的声音!

周让他们急忙就又从那路基上跳了下去,果然那辆铁甲车就向前开了去,差一点他们几个人就被那铁甲车撞个正着!

可是他们能想到铁甲车一动会碾压到他们,车上的伪军就没想到吗?

便有伪军从那小火车的车头里把枪探出来射击了,而且竟然还是盒子炮的连发。

一时之间周让他们已是危险万分!

远处负责盯住火车上伪军火力的雷凯然小北风这些掩护火力一见火车上竟有子弹的红线打向了铁甲车,暗叫不妙,可是他们开枪却是晚了!

但这时却又有异常情况发生!

日语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日本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

这时为躲开火车头里射来的子弹在地上拼命翻滚着的周让他们就听到那火车的旁边有人大喊了一声“我廿你马的!”

然后周让就见那火车头的窗户里有火光一闪,“轰”的一声便有爆炸响起,当时火车里那支冲他们射击的盒子炮就没动静了。

什么情况?

周让可是知道,往这里摸的一共就他们四个人,现在怎么那火车上的伪军还被炸了呢?

刚才那一声骂明明是有人把手雷扔进了火车头,难道抗日游击队又上来了第五人吗?

周让心思电转之际,这时雷凯然小北风他们的掩护火力就上来了,那火车头瞬间就没子弹打得叮当作响火星飞溅!

也不知道里面还剩几名伪军了,反正再也没有子弹打到他们这个方向。

“洞洞洞!”铁甲车上一挺日军的重机枪响了起来,子弹如雨却是奔着雷凯然他们那头掩护的火力去了。

那是那名逃回铁甲车的日军看去火车取暖无望干脆就做最后挣扎了。

“先把铁甲车上的鬼子干了!”周让就喊。

他们四个从雪地上爬起来就往铁甲车那里冲。

而当他们紧跑了十几步再上了路基之时,那铁甲车却是已经不动了。

周让还以为那铁甲车上只有一个鬼子,那鬼子只是一个人,要么开车要么开枪忙不过来呢!

而这时小保子却是喊道:“别怕了,铁甲车卡住了!”

小保子这么一喊其他人便明白了。

小保子所说的卡住了是指那名日军夜里开车也看不到前方什么情况。

肯定是那名日军撞死他们心切一给油门直接就把那辆铁甲车开下了铁轨,那前面的铁轨不是让抗日游击队给扒了嘛!

“这个铁王巴咋整啊?”摸到了那辆铁甲车后门的二蛮子嚷。

那名日军进了铁甲车后自然就在里面把车门关死了,他摸到把手却拉不开。

“找缝!”周让就喊。

“找啥缝?”二蛮子没听明白。

“观察缝!”周让又喊。

这回那三个人便听明白了。

日军的铁甲车是个封闭的铁王巴,可是里面的人不可能看不到外面。

按照以往他们对日军铁甲车的观察,日军的铁甲车并没有什么观察窗,都是通过很窄的观察缝向外看的。

虽然说这个铁甲车明显就是日军改装的,但估计他们做出来的还是那玩应。

四个人在黑暗之中的收起一支枪就伸手在那铁甲车的车壁上摸。

北国寒夜,人手不戴手套手闷子那都冻得受不了呢,更何况他们摸到那冰凉的铁板?

也只是片刻功夫他们就觉得自己那只手就被冻木了!

不过付出总有回报,四人个各占了一面还真的就摸到了日军铁甲车的观察缝了。

“够宽!”小妮子喊。

所谓的够宽,那是指她摸到的日军铁甲车的观察缝够宽,那宽度是足以让他们把子弹打进去的了。

铁甲车就是一个铁王巴,想塞手雷进去是不行,但我们把子弹打进去总行吧!

周让他们四个人不约而同的就把盒子炮的枪口怼在了那铁甲车的观察缝上然后便扣动了扳机。

这几声盒子炮响后,他们头上的那挺一直在“洞洞洞”向远处射击的重机枪终于停了。

不用问,也别管是谁,终究是他们有一个人透过那观察缝把子弹送进了日军的身体!

铁甲车上的鬼子被消灭了,周让抬手冲着天空就打了几枪。

这几枪过后,抗日游击队远处的掩护火力就停了,而那火车上也没有伪军向外开枪了。

雷凯然小北风他们端着枪就向铁道线这里冲了过来。

而这时,周让怕火车里面的日军没死绝,冲上去就又向火车头里面丢了一颗手雷。

既然雷凯然是准备好夜战的,自然有游击队员带来了那松明子做的火把。

几支火把同时燃起,刹那间铁道线上便亮如白昼一般了。

在那火光的照射下,雷凯然他们看到被他们打死的日军有六名,伪军也死了十多名,有冲上火车的游击队员报告说上面也死了十多名。

就在这时,从那路基的下面有一个声音突然颤微微响起:“别开枪,我投降!”

“怎么还有活的呢?看来不补枪真不行!”二蛮子说道。

所有人的枪口便都指向了刚才说话的那个人。

可是那个人却没有爬起,而是说道:“别、别补枪,我可帮你们了,先前那颗手雷可是我扔的!”

“你是谁?”雷凯然问。

“我、我、我叫胡老六,我屁股让你们人打伤了,我现在爬不起来了!”

胡老六无比憋屈的说道。

“那你为啥往你们自己人那里扔手榴弹?”周让奇道。

周让他们几个倒是知道伪军先是被一颗不是他们扔的手雷给炸了的。

不过,这战场上伪军直接反水的别说是周让了,就是在场所有抗日游击队的人都还是头一回见到。

“他们狗日的不光不来救我,还用手榴弹炸我!哎,你们能不能先把我弄起来啊,我都特么冻大半天了!”胡老六由于气愤说话又不结巴了。

原来,胡老六屁股上被小北风打了一枪自然还不至于致命。

可是他又不敢动,上面那伪军排长也不派人来救他。

这东北天气多冷啊,虽然说伤在了屁股但也流血,终究是把他冻得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日语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日本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

可是周让他们进攻的时候,周让他们没扔手雷呢,上面的伪军反而先把手雷扔了下来,那弹片却是又把胡老六给擦伤了。

泥人尚有几分土性子,胡老六也急了。

你们狗日的不来救我也就罢了,还用手雷炸我?!

你们有老子就没有吗?!于是他便把自己一颗手雷也扔进了火车,却是解了周让他们当时被伪军射杀的窘境。

就在雷凯然他们解决掉了铁道线上的日军的时候,矿区却已是陷入了激战。

黑暗之中二老牛格外庆幸的摸着自己的狗皮帽子。

那帽子上已是多出了一道沟,还有一股烧焦皮毛的味道。

二老牛今夜用缴获了的日军重机枪可是大展雄风了一回,那炮楼中的日伪军可是真的让他打没脾气了。

因为打得顺手打得威武他就忘了转移射击阵地,最后他还是在旁边人的提醒下才想了起来。

白天重机枪藏得远鬼子就是有望远镜也很难找得琶,可夜里开枪那却是一打一溜红线的。

可是二老牛还是转移晚了,就在他最后一个撤离射击阵地的时候,日军却打来了一个排子枪。

说是排子枪,可是那排子枪几十发子弹却是汇聚成了一点,那一点就是二老牛的射击阵地。

当时二老年感觉自己中枪了就趴了下去。

黑暗之中他感觉到了疼,一摸自己的耳朵便摸到了粘乎乎血液的感觉。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耳垂已是少了一块!

天老爷,好悬哪!

那子弹只要再歪上那么一点点,自己的脑袋那也是一枪两孔一般大了!

这也是二老牛大意了。

他一直没见日军炮楼里往他这头打枪就以为日军没有重机枪在射距上够不到他,他却忘了三八大盖的射程却是够的。

那三八大盖的子弹打出来也能飞出去六七百米的。

如果只是一名或者几名日军打他或许打不中,可是当几十支步枪同时射击呢?

于是他就以自己被打没了一个耳垂为代价印证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可是,日军的行动并没有因为“打哑”了抗日游击队那欺人太甚的重机枪而终止。

就在二老牛止血的那功夫里,前面就又发生战斗。

趴在二老牛前面三四百米处的抗日游击队听到了前面雪地里有动静,便开了枪。

可是,他们却遭到了日军几挺歪把子的突然扫射,而那几挺歪把子可不是在日军炮楼里打响的。

日伪军已是偷偷从据点里摸出来了,就把机枪架在围困他们的最前沿的抗日游击队的不到一百米处。

这小鬼子是要突围吗?

三江游击队的队长思索了一下就在黑暗之中大叫起来:“把冲出来的鬼子全留下来!”

虽然说日军枪法好,但现在游击队用的枪也不差,双方距离又足够近,那枪法也看不出太大的优劣来。

并且现在抗日游击队自然不会是在开阔地里趴着,他们前面总是有树木或者土石作为掩体的。

既然日伪军敢乘着黑暗从他们坚守的据点里冲出来,那么现在人多枪多的抗日游击队就敢把冲出来的这些日伪军留下来!

而这个时候,日伪军炮楼里的机枪没有了二老牛重机枪的火力压制也开始疯狂的射击了起来。

一时之间,敌我双方捕捉着对方枪口在黑夜之中的枪火不停的扣动扳机,子弹如流星般拖曳着红线在黑夜之中飞行,不断传来双方士兵中枪后的惨叫声。

“快点的,快点的!架好没有?”二老牛急了,他再也顾不上管自己的耳朵了。

终于在黑暗之中那挺重达百斤的九二式重机枪架好了,枪架也找平了,二老牛把重机枪瞄向了那仍在吐着火焰的日军的炮楼。

“敢要我一个耳朵,狗日的我就要你们命!”二老牛狠狠的扣动了扳机。

于是,那重机枪就又“洞洞洞”的响了起来,而二老牛耳朵上的血也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

重机枪的威慑力究竟有多大?

就在那重机枪响起来的刹那,战场上原本密集的枪声仿佛都有了一个短暂的停顿。

抗日游击队对冲得越来越近的日伪军甩起了手雷,而日伪军则变得沮丧了起来,他们已经是悄然的开始往回撤了。

而此时就在日军据点的另一面,有几名抗日游击队员听着对面的枪声则是心神不宁。

“那面打得那么热闹,小鬼子不是要突围吧?”黑暗之中有人说。

“那谁知道,小鬼子好象很少打夜战啊!”有同伴接口道。

“要不,咱们过去帮忙?”又有人提议。

“队长给咱们的命令是看着鬼子这面的炮楼,那万一鬼子从这头跑出来咋整?”有人不同意。

就在所有人都莫衷一是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他们听到了侧面传来了人在雪地中行走的声音。

“谁?”有游击队员大声喝问道。

“啊,是我,队长让我通知你们过去帮忙,鬼子打得太凶了!”一个声音回答道。

“你看看,我就说嘛,那头打得那么凶,连咱们的重机枪都停了,他们肯定是顶不住了!”有游击队员说道。

几名游击队员不疑有他,提起枪从隐身的地方站了起来就向前走,他们要去增援。

“哎,你谁啊我咋没听出你的声音来呢?”边走着一名游击队员就问对面那传命令的人。

日语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日本死啦死啦滴是什么意思?

虽然说他们这支游击队也有二百来人,可是要说全队的人那也还是认识的,可他也是真没有听出对方的声音究竟是哪一个。

“啊,我是刘二啊!”那人回答。

“刘二?哪个刘二?队长的通信员不是腊月吗?”这面游击队员更走就边问。

可是,这时双方已是接近了。

而就在这一刻,黑暗之中就同时跃出十来个人来,手中那乌黑的军刺带着寒风就向这几名游击队员狠狠扎来!

“啊!”只有一名游击队员感觉到了不对,可是他也只喊出了半声,对方的刺刀已是刺进了他的胸口!

时间真的只是一瞬,有利刃破空的声音,有游击队员中刀的声音,有身体倒在雪地声音,然后就静了下来。

“你们那面喊什么?”侧翼远处传来了游击队员的喊话声。

“啊,刚才我摔了个跟头!”那个自称是刘二的声音大声回答道。

于是,那头不吭声了。

黑暗之中,那些刚刚暗杀了游击队员的人没有再说话,也并没有往侧翼摸去。

他们却是一直向前,直到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战争从来都是双刃剑,此时据点那头的枪声已经停了,雪地上又多了不知多少具日伪军的尸体。

抗日游击队的人一边救助着伤员,一边觉得这夜仗打得真是过瘾。

他们却不知道,有一小股日伪军已是摸了出去找援兵了。

游击队还是大意了,他们夜战没有设辨识敌我的口令。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12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