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触碰林伟刘念(小说:她最受不了的就是总裁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那很致命)

禁忌的触碰林伟刘念(小说:她最受不了的就是总裁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那很致命)

厉之衍一愣,反复揣摩她的话,“被他们两个算计了?”

顾苒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不熟悉小星难道还不熟悉年年吗?”

厉之衍这时候脾气十分好,身边的女人只要收起她刺猬一样的盔甲。

他们二人还是可以平心静气说话的。

“小星也是我儿子,虽然我们分开了五年,但是血浓于水,这并不能改变我们父子……”

厉之衍一阵语塞,名校毕业,双商极高的他,竟然找不出一个合理的词来形容和小星的关系。

顾苒一阵无语,下意识的说道,“你不会是想说,你们父子心有灵犀?”

厉之衍眸中流露出一股赞许之色,他有些满意的看向顾苒。

虽然他不喜欢顾苒的为人,可不得不承认,这女人非常聪明。

顾苒看着男人一脸的骄傲之色恨不得用拖鞋拍在他的脸上。

“我说厉总,您能冷静清醒一点吗?”

顾苒双手叉腰好笑的看向厉之衍,“小星和年年考虑的、在意的,远远要比你知道的多得多。”

厉之衍眉头微微皱起,“他们才五岁,你说的好像他们是个阴谋家一样。”

顾苒有些无语的揉了揉一跳一跳的太阳穴,“你的两个大宝贝肯定不是阴谋家,因为年纪不够。”

“但是他们足够调皮捣蛋了!虽然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但是!”

顾苒原本轻松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厉之衍你要清楚一点,时代在变,育儿观念也要变化。”

男人顿时有些不爽,顾苒这是在指责自己不会教育孩子?

如果她当年没有抛弃年年,那孩子又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厉之衍锋利的眉眼顿时凝聚成冰,这女人就跟个变脸演员一样。

一会一个样子,令人捉摸不透!

他声音也从放松转到危机感满满,“你的意思是我老迂腐,我的观念落后了?”

顾苒看着他一脸寒霜顿时明白,厉之衍觉得自己在抬杠、在挑战他的劝慰。

可眼下她还要去找孩子,还要去交设计稿,实在是没时间跟厉之衍理论。

再加上门外的记者都快要破门而入了。

“停,厉之衍我们之间有很多问题对吧。”顾苒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温润的眸子散发着微波粼粼的光芒。

厉之衍忍不住被她吸引住了,不过短短的五秒,他便有些气急败坏的转过头去。

“我不觉得,我和你之间除了孩子还有什么问题,你的人品还有行事作风我都非常了解。”

顾苒一口气没喘匀,差点被厉之衍一句话噎死。

心头丝丝拉拉的疼痛再次传来,顾苒低头看着自己的双脚。

五年了,她居然还会因为男人的一句话情绪波动、还会因为他的一句话感到窒息和难受。

“你说得对,我们除了关于孩子有一些争议和问题,其他的都没有。”顾苒的声音有些嘶哑。

她起身走到梳妆台前,总觉得自己好像有千言万语堵在了心头,可眼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我手上的事情结束了,关于孩子的照顾和教育我们再找时间谈。”

顾苒深吸了一口气,指了指窗户,“现在就麻烦厉总去跳个窗户吧,毕竟我腿短。”

她声音中的疲惫和倦怠十分明显,厉之衍有些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会像刺猬一样恨不得扎的他满身孔,一会又像是兔子一样乖顺可爱。

现在又跟个狐狸一样老谋深算,非要故作沧桑,简直不知所谓。

厉之衍虽然不想走可眼下,实在是没有什么话题可以再聊了。

“嗙嗙嗙”的砸门声不绝于耳,仿佛是在催促着厉之衍。

而顾苒的死拧着不肯回头的样子更是令他气愤不已。

“孩子的问题也没什么好谈的,我是他们的父亲,抚养权在我这里!你不要想的太多了!”

顾苒的拳头顿时攥紧,她蓦的回身,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怨恨和冷厉。

“不要以为你在国内可以一手遮天,厉之衍,我到现为止还愿意跟你说话,照顾孩子,完全是因为你是年年和小星的父亲。”

“你厉之衍固然有钱,但钱不是万能的,它买不来一个孩子的命,更买不来女人对孩子的母爱。”

顾苒浑身散发着一种摄人的气势,“我不管你对我抱有什么样的看法。”

“我也不在乎自己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人。”

“你需要明白一点,我是年年和小星生物学上的母亲,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他们,也没有人能取代我的位置。”

厉之衍不明白眼前的女人为什么突然暴怒,又要对他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还要发脾气。

“所以呢,你是他们的妈妈就可以为所欲为?顾苒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厉之衍冷厉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钱不是万能的?那我就让你看看,国内到底是我厉之衍说的算还是你说的算。”

顾苒脸色顿时一白,如果厉之衍想用权势压倒她,她确实没有任何办法。

女人的粉圈紧握,恨意从心口渗出,流向血脉转而——

“做梦,想从我身边抢走两个孩子,你试试看!”

顾苒压低了眉眼,一步一步走向厉之衍,“小星跟在我身边五年,健康活泼阳光向上。”

“年年跟在你身边五年,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顾苒一句话一步脚印,“当然若不是……”

她话音刚落,大门被撞出嗙的一声,两人顿时转头看向门口。

“出来啊,查房了!开门!”记者毫不客气的在门外叫嚣着。

厉之衍骤然捏住顾苒的下巴,“若不是什么?说下去。”

顾苒抬脚猛地踩住厉之衍的脚面,这一下用尽全力。

男人被她逼退了一步,顾苒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怒火,“要么你走,要么我走,选一个。”

厉之衍眼神中带着一丝危险,“你是第一个敢对着我吼的女人,顾苒,看清楚自己的位置。”

他说完这话推开阳台玻璃门,一个起身翻越落在了隔壁阳台。

顾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打开了隔壁套房的玻璃门,转身关门拉窗帘,动作轻快,看样子恨不得与厉之衍一刀两断。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31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