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卡西炸鸡(卡西炸鸡怎么做)

采写日志 〈二十五〉 我在塔斯汀做炸鸡

我在塔斯汀做炸鸡

3.15结束之后,我终于可以大声说出来,没错,前阵子一直消失的那位记者,在塔斯汀快餐店里做炸鸡。

其实这也并不是我第一次卧底,但是今年的卧底任务格外严峻,自己也感觉到格外疲惫。严峻在于今年的运作周期比较短,2月初通知,到月底要出稿,压力不可谓不大,而且要保质保量地出稿。可是,卧底节目是这样的,拍得到就好看,拍不到就白干。这就是说随时随地冒着白干的风险在上班。

之所以选中“塔斯汀”这个牌子,也是我的一个小发现吧,就是今年发现南昌市突然冒出了好多家这个牌子的门店。按照一般的规律,如果一个牌子短时间内扩张很多家门店的话,自营的情况就是拉到了融资,而像塔斯汀这样的区域加盟,那就是花了大价钱做营销、做推广,吸引加盟商。那么,按照这样的逻辑倒推,钱都花在营销上了,那么在实际门店运营、原材料供应等方面,就很可能会出问题,基于这样粗浅的判断,我决定一试。

对于卧底节目来说,人家商家录用你,算是成功了一小半,我记得在面试的时候,发现这家门店的人手极其紧缺,几乎个个都要加班,那么这就意味着对于很多硬性要求,门店的店长会适当放松,这样也给我们卧底记者进入门店提供了条件和机会。于是,在没有健康证的前提下,我第二天就进入了这家连锁餐饮店的核心工作区域——后厨上班。

工作其实不难做,无非就是炸鸡—裹粉—炸鸡—裹粉,循环往复,但是我不是真的去上班,我还要兼顾拍摄的工作,如果这个时候有上帝视角在看着这家店的后厨画面,那么大家会看到有一个男的,疯狂地做手头上的工作,以最快的速度把炸鸡炸完,然后鬼鬼祟祟地到处打量,或者站在一个地方呆滞不动——这是在拍空画面,亦或在像个话痨一样到处找店内员工说话,探听内幕情况,还或者在后厨没人的角落翻来翻去取证——反正心思根本没有花在正常工作上,也无暇花在正常工作上。

由于后厨工作需要接触大量油污,下班后,自己全身没有一块地方是干净的,就算再怎么洗,身上都一股子炸鸡味,以至于每天下班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脱衣服丢掉,不是拿去洗,是直接丢进垃圾桶不要了,因为洗不干净。我上的班属于下午5点到凌晨两点,每天12点打烊后,几乎已经精疲力尽,摇摇欲坠的状态,但是还是需要回到家整理当天拍摄到的内容,查漏补缺,第二天上班再循环往复。

拍一篇卧底报道,真的很累,但是收获其实也很多,我们常说,人的悲欢往往互不相通。记者的这份职业,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媒介,你告诉我你的悲欢,我消化后,再转达给别人。而卧底记者尤甚,吸纳了大量的负能量,成为稿件的力量,告诉更多的人他们应该知道的内幕,促使各行各业良性循环。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4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