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少女皮肤网站(我的世界少女皮肤png格式)

〔起床了,还睡,今天是入学第一天,还不起,你是不是不想读书了……〕被子里一个缩成小团的女孩掀开了被子,圆溜溜的大眼睛可爱极了,皮肤如白瓷一样清透,过气的红色睡衣也挡不住她的美,像蝴蝶一般水灵灵。她慢慢在她阿妈的夺命连环催中下了床,随意整理了一下,随着阿妈昏昏沉沉到了一个新的学校。

〔这是……哪…里啊,阿妈,这…不是…我的学…校啊?〕她小声发出声,摸不着头脑问,那时的她还以为自己还在乡下学校上学。她的妈妈担心她没有好的学习环境,便花了超出家里能负担的钱让女孩转入了城里最好也是很多富人子弟才读得起的中学,因为她的成绩在高一模考时是市里第一名,光明高中才破例收了她这个没资本中途进来的学生。

〔让你睡!你这脑子睡糊涂了吗,都上高二的人了,自己开学都不知道?〕妈妈斜视看着她。

班主任见状把她拉在身后,在她妈妈的注视下,女孩被班主任带进最角落的一个班级。班主任扶了一下眼镜,眼神刷地见到一个男生在女同学的桌上摆放着各种奇怪的姿势,从讲台刷地飞过去……

〔潘衡!你还不给我坐下!我才出去一小会儿,你就爬到人女生桌子上了?你是要造反吗!〕

班主任被气得脸透红,那个男生还在上窜下跳大叫着〔老班,别管我了,新同学都在门口站了很久了。〕(由于班主任姓班,大家都叫他老班,老班性格温和,对学生也是极其的好。)

〔潘衡,你给我消停点,坐到位置上!来,同学们,都看讲台上,这是我们班新转来的同学,付雨忆介绍一下自己吧。〕同学的目光都转移到她的身上,社恐的她把帽沿压得更低,眼睛望向地上,过了许久也只从嘴里憋出几个字

〔大……家 …家好,我叫…付雨忆。〕

突然间,课堂里充斥着笑声,她的头更低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白皙的脸上轻抹了一道红,最后连脖子耳朵都红透了。

〔老班,你哪找来这么一个口吃的女生啊,笑死我了哈哈哈〕被班主任教训的男生比其他同学笑得更大声。

〔笑什么笑,人付同学成绩不知道比你们一个两个好多少,人家是市里第一名,你们有什么资格笑,给我考到第一名再说话!〕老班嘶声裂肺,试图压住他们的笑声却没起到什么作用。付雨忆从刘海缝隙里看见最后一排有个睡觉的男生,他抬起身慵懒靠在座椅背后,不经心地踢了正在放肆大笑的男生一脚。

〔你给我小声一点,没看到我在补觉?〕他的声音低沉却很好听,很奇怪的是他并不大,但他一说话全班人都安静了下来,目光从付雨忆身上移到最后一排。

〔老班,开学第一天还不换位置吗?〕

老班是个很民主的班主任,选位置这件事都是同学自己决定的。 因为付雨忆个子小,她立马向老班申请坐在了都不被学生待见的第一排。大家见状,还没等老班发话,纷纷向最后几排跑去。而她背着重重的书包慢慢走向了最靠窗的第一排。很快,最后几排都被选完了,只剩下前几排的位置,没抢到后面位置的同学都不情愿走到前排。

〔挖槽,老大你干嘛!你提着你书包走哪去?你不上学了?〕那个名叫潘衡骚扰女孩的男生大声尖叫,震得付雨忆的耳朵特别不舒服。她向后移了移椅子,准备坐下来。

〔新同学往前坐坐〕他说话的声音磁性、温柔,像是重力的吸引,每分每秒都想向他的声音靠近。付雨忆是个极致的声控,她对外貌没有什么要求,但是声音和成绩却最能吸引她。付雨忆赶忙把椅子移到前面,却被椅子腿磕到了腿,被脑子和衣服包住的身体里发出了一声闷哼,她只想快点坐下来好好学习,不想成为这个班级的重点对象。不曾想她身后男生一坐,整个班像炸了起来,女生都在小声议论,男生则上窜下跳。潘衡从最后一排直冲第二排男生的位置,〔老大,你今天是怎么了!你也没有发烧啊,睡糊涂了?〕〔老大我还给你抢了最后一排,你咋回事啊,怎么突然想不开,你别吓我啊。〕

〔最后一排影响我考第一名。〕他缓缓靠在墙面,长腿放在付雨忆旁边位置的椅子边。

〔老大,你不是已经是……〕〔闭嘴,回你座位上,我要睡觉了。〕潘衡吃瘪后,继续回到最后一排和其他男生打打闹闹。付雨忆听到第一名就莫名发了冷汗,手掌心越发冰冷,她轻轻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不再听后座男生的事情,试图转移注意力。过了十几分钟,大家基本上都坐在了位置上,除了付雨忆每个人都有同桌。这对付雨忆来说无所谓,她甚至于觉得旁边有人还会不自在,她从小到大独来独往惯了,穿着不适合自己年纪的衣服,带着又大又黑的帽子,走哪都低着头,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人人都把她当作怪胎一样的存在,除了家人几乎没人知道她的模样。来到光明高中也是一样,她也被当作怪胎。

〔座位也安排好了,大家去整理寝室吧,星期一再见啦〕老班满怀生机,很期待新学期的到来。

付雨忆并没有急着收拾东西去往宿舍楼,她把头偏向窗外,静静看着树上的鸟窝,同学们瞧见她这个姿势已经十几分钟了,越发认为她是问题儿童了,嘴碎的几个女生还把她传成了那种又丑还是神经病的弱智女。等到同学快走光了,她才慢慢把书装进书包,她做事的速度很慢,起身时却被旁边的脚绊了一个跟头,她狼狈地摔在地上,椅子狠狠砸到她的腰上,路过她旁边的同学事无关己看着她。她忍痛一点一点爬起来,放好砸在身上的椅子,忍了一早上的脾气在这一刻爆发,她用尽自己的力气掀开后座睡觉男生的卫衣帽子,小手软乎乎地拍在男生的背上,吞吞吐吐地说〔同学你…起…来!〕,旁边的女生们看到这一幕惊到〔新来的,你在做什么,你敢打许简,你把手放下来!〕,付雨忆并没有听进那几个女生的话,见面前的男生没有什么动静,她的小手又打了上去,还是没什么反应,她一次又一次用更大的力气,白皙的手泛了一片红。直到旁边的几个女生把她拉开,她才停手。带头的女生生得很好看,是这个班级的班花,因为家里的财势,她变成了万人捧的校花,浑身散发着自信。她身上的自信是付雨忆从小到大都缺乏的东西,也是她最想要的东西。付雨忆被她们推到旁边,瘦小的她被逼到墙角,她始终不敢抬起头为自己解释一句话,她从来都是不被理解的。

〔玲玲姐,这种怪胎,还敢打许简,她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旁边的两个女生一唱一和。

带头的女生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了可怕的表情,她们一拳一拳拍在付雨忆的身上,付雨忆却挣脱不出,打在她的腰上时,她疼得受不了了,跪在地上,手扶着腰,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一滴一滴打在肥大的裤腿上,白色的裤子粘满了灰尘,从帽子里传来了小猫似的哭声。

躺在桌上的男生缓慢起身,迈出长腿走向墙角,居高临下冷漠说道,〔哭什么哭,给老子滚出去,还有你们,别在我面前打人〕,付雨忆拎起书包就要跑出门口,却被一只大手提了起来,

〔让你现在跑了吗?〕温暖从背后慢慢的包围过来,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点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魅惑。

〔你不是…让…我…滚吗?〕付雨忆害怕抖着身体,不敢在这个男生怀里乱动,怕又被打,可怜兮兮像只猫咪任人摆布。

〔你们三个爱干嘛就干嘛,这个怪胎我来处理。〕男生声音一遍又一遍传进付雨忆耳里,她猛地挣扎想要挣脱出去却没用,最后她放弃挣扎,任由男生把她提到陌生的房间。她的脑瓜里突然想到不美好的事情,男生松手时,她提腿就跑。

〔这个傻子,一点都不单纯啊,噗……〕他唇角微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有着柔柔的光,他看着她,像是看 着一朵守护了千年才绽放的睡莲,周围的阳光都被温柔了。

付雨忆奋力跑向校门口,看到身后没人跟着才停下脚步。明天还要办理住校手续,早点回家收拾东西,她边想边大步走着。光明高中是个贵族学校,那种学校旁边是没有公交车站的,里面的学生都是家里司机专门接送。付雨忆走了很久很久才找到公交车站,又坐了一个小时左右的公交才到家。到家以后快中午了,付雨忆的妈妈赶紧把午饭从冰箱端了出来,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新学校环境好吧,这可是阿妈托了很多人才问到的,本来觉得都没啥希望了,没想到收了!还是我们忆忆运气好啊,忆忆你要好好上学,咱们家这个情况你也知道,阿爸阿妈都陪你过来上学了,乡下的房子什么的都没有了,你要好好学习,以后就不用过这种……〕

〔阿妈,我会好好上学,我现在去收拾行李,下午就住校了……〕付雨忆用细嫩的手指碰了碰腰,眼里闪烁着泪光,慢悠悠走向50平米小房最大的房间,那是她的阿妈阿爸特意留给她的。她其实是一个很念家的人,她从来都舍不得离开她的阿爸阿妈,这是她第一次离家,她开始变得焦虑不安,抓着已经收好的衣服死死不肯放手。她的阿妈摸了她的头,把她揽在怀里,轻轻拍着她单薄的背〔乖,每个星期都来接你。〕,她得到阿妈的安慰,心里的焦虑感减少了一些,她的阿爸还在工作不能送她去学校,她便只收拾了一点日用品。她与阿妈拎着一个装被子的大包和两个装塑料的麻袋就上了公交车去往学校宿舍区。一个小时的车程过后,她们只能慢慢提着包走在学校的大道上,坐在车上途径她们的女生还在嘲笑着她们没车,甚至连个像样的行李箱都没有。当路过的学生看见付雨忆的阿妈时,人人都停止了嘲笑和讽刺,他们从没见过长相如此美丽的女人,身上即使穿着粗布没有任何样式的破衣也挡不住她的优雅气质,加上那张富有攻击力的娇艳脸庞,时代的痕迹反而还添加了一些韵味。反观付雨忆,把全身裹着严严实实,一丝一发都看不见,举手投足间畏手畏脚,显然一副生怕被人看见的丑女模样。一路上的人都在议论着这对格格不入的母女,付雨忆不关心外貌问题,因此她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而此时她的阿妈满脑子的开心和快乐,便也没有听见路人的议论纷纷。

来到宿舍楼下,陪同的家长看见付雨忆的阿妈的样貌都被震惊到了,身上的气焰都短了一截,随后又瞥见阿妈身上的烂衣和身后的怪胎,立马又恢复了神气的模样,带着自己被打扮成公主的女儿走进宿舍,身后全是搬着各种东西的佣人。这个贵族学校里都是家里有上市公司的人,一家比一家更富有,反而特招生的存在才是这所学校的污点。付雨忆与她阿妈被势利眼的宿舍阿姨带到一楼的房间,马上又像只哈巴狗跑去招呼其他的女生了。在这所学校里,学生的宿舍楼层越高,宿舍配置越顶级,相应的学费也最高,五楼以下的人都是一些特招生,是在这个学校最被看不起的阶层,而像付雨忆这样的连小康家庭都算不上的特招生连二楼都住不起。她的宿舍只有她一人入住,房间比家里的都还大了一倍,所以她的阿妈并没有发现这所学校特殊的制度,只为女儿感到骄傲。付雨忆从来不对她的阿妈阿爸提到钱财的事情,她已经很满足现在的生活,无论在这所学校受到多少委屈无奈,她也会坚持,为了她自己更为了她的阿爸阿妈。

付雨忆的阿妈为她打理好了一切,便匆匆赶回工厂上晚班了,这个陌生的学校只有她一人了。由于赶车太过劳累,她早早洗漱完就睡觉了,被子轻拂在她的脸上,轻柔的呼吸声,月光打在她的眼睫上,仿若点点星光。她的睡眠很深,闹钟响了许久也没能将这个睡美人吵醒,直到窗外的阳光透过白色的帘子直照她的脸蛋上,她才醒了过来。她突然睁开眼睛,起床迅速洗漱就向教学楼奔去〔要迟到了……〕,不料经过篮球场的时候却被潘衡的篮球砸了头,〔小怪胎,你没事吧,没事的话把我的球捡过来〕,她没有搭理潘衡,此时此刻她有更重要的事,她不想浪费时间与潘衡讲道理,不想知道为什么上课时间那些班上的男生女生还在篮球场,更不想看见在潘衡旁边的那个变态男许简。付雨忆跑得越来越快,幸好第一节只是讲了一些纪律问题,老班只是警告了她一下,就放了她一马,毕竟整个学校里按时上课的人也只有他们这些特招生了。总算下课了,付雨忆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却有起床气,她早上还被砸了头,正愁着没处撒气,就看见许简和一帮男生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许多女生。许简和其他男生不一样,这是付雨忆的第一感受,但是她说不上是哪里不一样,总是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围绕许简的身上,他似乎有种魔力,吸引人的魔力。付雨忆扭过头,内心做着小挣扎(付雨忆,他不就声音好听点,别忘了他还是个欺负你的变态……),想得越多,她就不知不觉把脚伸到许简的位置旁边,试图把他绊倒,许简没见过有人敢在他面前耍小把戏,甚至觉得还有点小惊喜,他低头看了看那个黑色卫衣帽子,嘴角不经意往上扬(这个小怪胎花样还有点多),他直接用脚踩了回去,付雨忆的小白鞋被印上了脚印,她就更生气了,也回踩了过去〔挖槽,小怪胎你在干嘛!你死定了,你活不过今天早上了,你等着被开除吧〕旁边的潘衡看热闹不嫌事大,他这么一嚷嚷,班上的人都看了过来。〔他先踩了我!我…只是还……还回去〕,付雨忆发现事情不对劲,没了踩鞋的气势,像泄气的皮球不知所措。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5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