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万缅币是人民币多少(100万缅币是多少人民币多少)

我必须拍出真实的侄子,如果有女孩愿意,是要过一辈子的。况且还要先见面,照片和真人区别太大,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00万缅币是人民币多少(100万缅币是多少人民币多少)"

—这是全民故事计划的第637个故事—

2016年初,我经朋友介绍,来到缅甸的这家港资毛织厂上班,做后整两个车间总管。合同规定,一年只能回国带薪休假一次,时间是半个月。如果不休的话,公司补发应休假的半个月工资。为了这半个月工资,我选择两年回一次国。

2017年腊月,我从缅甸公司回国休年假,家里没房,承大哥的邀请,我到他家过年。

我家兄妹六个,我排行老二。大哥在湖南株洲市的一家货运公司上班,儿子初中毕业上了三年职业学校,毕业后在县城的移动分公司做客服。

我曾经在东莞毛织工厂做过多年管理,大嫂在我手下做事,开始是没什么技术的后查货工人,半年后我把她调到工资高、人人想去的补衣部学补衣,现在已是补衣熟练工,每月工资都在八千以上,有时还能达到一万多。

所以,大哥大嫂对我都很好,我回国没地方过年,他们两口子极力邀请。

我上有大哥,下有二个弟弟和二个妹妹。自从母亲过世后,兄弟姐妹就很难聚到一起,平时也鲜有来往。即使是大哥大嫂,我也有几年没见面了。

农历二十八,我在广州白云机场下了飞机,转道广州南站乘坐高铁直达株洲西站。到站后,我打了辆的士,抵达大哥家时,他们一家三口已在小区门口等我。算来我开厂两年,国外打工两年,我们有四年没见面了。

大哥刚刚五十岁,可比四年前却老了很多,头发都已半白。大嫂也和几年前变化挺大,脸上明显多了好多皱纹。

侄子很热情地叫着“二叔”,主动地帮我提东西。看着年已二十七岁,身高却依然只有一米五的侄子,我心里没来由地抽了一下。

大哥的房子还是蛮大的,差不多一百六十平,四室两厅,装修算不上豪华,但也还蛮精致。两口子奋斗大半辈子,全款买了这套房,还帮儿子买了台二十万的小车。也算是小有成就。

从农村来的人,能在城里买这么一套房子,很不错。奋斗了大半辈子,有房有车,值了。但我看了看客厅里正津津有味看电视的侄子,心里总感觉不踏实,感觉这个家总有点缺憾。

大年三十团圆饭,大嫂准备了一大桌子菜,鸡鸭鱼肉齐全,合共十菜一汤,十全十美。大哥还特意弄了两瓶茅台,说咱哥俩好好吃顿团圆饭、喝顿团圆酒,我有好多话要对二弟说。

等到第二瓶酒喝到一半的时候,侄子已经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看春节晚会了。大哥这时才对我说:“二弟呀,别看我现在家就业就的,其实我心里不痛快。”

我猜到大哥一定是为了儿子的身高问题,但我又不能明说。我指了指侄子的房间,问是不是因为他?大哥重重地点了点头,仰脖喝了一大口酒,放下杯子,长叹一声。

大哥大嫂是结婚第二年生下的侄子,当时条件不好,那时又是计划生育,没打算再生。

在侄子六七岁的时候,我们已经明显感觉到侄子与同龄的小孩不一样。他的两条腿明显与身高不成比例,特别短小,而且走路呈明显的外八字。看他走路,特别别扭。

当时我劝大哥带侄子去医院看看,但大哥说去看了,医生说是先天性的半罗圈腿。

我劝他考虑再生一个,大哥大嫂都说压力太大,再生一个又没人带。

后来侄子慢慢长大,智力没什么问题,身体始终长不高,现在都二十七了,还是一米五,走路半罗圈,虽然他特别注意,但旁人还是一眼看得出来。

现在大哥焦虑的是侄子找媳妇的问题,这两年,大哥大嫂不知托了多少人,只要有女孩肯嫁给侄子,即使身有残疾、只要不是傻子都行。

但始终都没找到。后来大哥大嫂将条件继续放宽,哪怕二婚有小孩也成。他们更是将人托到株洲周边农村,也没有一点好消息。

这不,眼见着侄子快奔三,大哥大嫂急得头发都白了,又不能当着侄子的面说这些。

说到这儿,长嘘短叹的大嫂忽然问我:“二弟,听你说你们工厂全是缅甸女孩子,如果有愿意的,干脆帮你侄子找个缅甸女孩,不知行不行?”

我心里一惊,帮侄子找个缅甸女孩?我心里真没底,不敢贸然答应。

面对大哥大嫂充满希望的眼神,我不忍拒绝,只好模棱两可地回答:“这个事情我还真不清楚,等我过去了解了再说。”

我这话其实有推脱的意思,但大哥大嫂却如获至宝,仿佛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第二天马上让侄子穿戴整齐,推到我面前拍照。

看来我一定要认真办这事了,我不得不重视起来。手机有美颜,拍照有角度,可以大大弱化侄子身高的缺点。

但我不能那样做,我必须拍出真实的侄子,如果有女孩愿意,是要过一辈子的。况且还要先见面,照片和真人区别太大,我很可能白忙,竹篮打水一场空。

正月十三,我乘高铁到广州,休假的日子满了,必须赶回缅甸工厂。

临出发前,大哥大嫂给我准备了不少腊鱼腊肉带回缅甸,说又不知几时能回来,多带点多吃点家乡味,有个念想。

大嫂还说,多带点,给愿意来中国做儿媳妇的女孩吃,尝尝中国的美味。

大嫂的言下之意,仿佛我一回缅甸,就可以马上帮他们找个儿媳妇似的。侄子也是美滋滋地二叔前二叔后。

面对他们一家人的殷切希望,我真不好意思泼冷水,而且搅得我的心也热了起来。我下定决心,一定帮侄儿找个缅甸媳妇。

我们工厂开在缅甸伊落瓦底省的省会城市勃生市,听起来勃生市应该很大很繁华,毕竟是省会嘛。实际上却貌似中国的一座落后县城,有几条大街,两个集市,只在伊落瓦底河边,有一间三层楼的超市。

00万缅币是人民币多少(100万缅币是多少人民币多少)"

伊洛瓦底河大桥 | 作者供图

工厂离市区开车的话,只需二十分钟。厂子还是蛮大的,全厂员工加起来有六千多,我管理的部门有一千二百人。工人全是缅甸本地人,九成是女孩子。

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为侄子找个愿意去中国的女孩,每个国家的人都一样,再穷也不会嫌家贫,况且去到另外一个国家,语言不通,沟通不便,适应下来好难。

我有一个专职的华裔翻译,叫小莲,女孩子,缅北人。我将侄子的照片给她看过,并说了大哥的家庭情况,问有没有华裔女孩愿意嫁到中国去。

我是想帮侄儿找个会说中国话的女孩,那样结婚后沟通方便很多,况且华裔女孩多少都懂点中国习俗,相处下来也容易习惯。

可是,过了几天,小莲对我说,她找了好几个老家的女孩,看了侄子的照片都不愿意去。

小莲说,缅北靠近中国,那里的女孩大多有中国血统,她们的眼界是很高的,以我侄子的身高,没有缅北的女孩愿意嫁过去。

她跟我建议,还是从工厂的女孩里面找,毕竟这里的人比较穷,有的人还是向往好的生活的。

我听从小莲的建议,决定慢慢从工厂的女孩里面找。小莲自告奋勇地说她愿意帮我寻找合适的。我很感动,但叮嘱她先不要说是去我大哥家做媳妇,免得不成,我们天天见面不好意思。

可小莲根本没听我的,直接问那些女孩谁愿意做我的侄媳妇。她说,看了侄子的照片,目前还没有愿意的女孩。但是有好几个女孩说,如果我愿意,她们愿意跟我。

我心里毛炸炸的,她们虽然没钱,但思想还是很开放的。我四十几的人了,这些刚过二十的女孩愿意跟我,我心里感觉怪怪的。

2014年,我创业失败。为了还债,我想将当时在东莞买的房子卖了,前妻说卖房就离婚。我还是坚持卖了房,她也坚持离了婚,我将房款的一半给了她。

离婚几年了,我一个人过还蛮自在的。我暂时没打算再找一个,也没想过找缅甸女孩。我想好好打几年工,回株洲买套房,手上存点钱,不在国外工作了,再找个老伴儿互相照顾过日子。

看着小莲调皮的眼神,我就知道她在使坏。她年纪快三十了,一直没找男朋友,家里找的她看不上,自己看得上的又是一头热,久而久之,还是单身一人。

我吓唬她说,你再这样,我把你炒了,换个翻译。她一听这话,马上?了,立马说,我会好好帮你找侄媳妇的,保证找到。

其实我也只是吓唬她,翻译用习惯了,况且我们这行和工人沟通有很多技术词翻译,换了一个人未必翻译得好。她工作认真,我内心真舍不得换。

噢,我想起来了,有次打电话,和大哥聊起我离婚的事,刚好小莲在旁边听懂了一点点,后来她问我,我也没有介意,对她简单讲了下。我心里咯噔一下,她不会有那意思吧?不过,我自嘲地摇了摇头,“怎么会,我大她十几岁呢!”

时间过去了三个月,为侄子找老婆的事没一点进展。

这期间,大哥打电话问了我好几次,在广东打工的大嫂也发了好几次语音,我都只能说在找。有时候,我都怕收到他们夫妻俩的信息。

这么久了,小莲那边也没进展,每次工作翻译一完,她就急慌慌地走开,说别的师傅找她有事。其实我知道她是怕我问她,毕竟当初她是拍了胸脯保证的。

有次我问急了点,她呛我说,实在找不到,拿她顶。呛得我无言以对。后来我干脆也不问了。但她还是能躲则躲着我,实在躲不了,说完话立马走开。我有点儿无语,真没想到,因为这事开始影响了工作。

00万缅币是人民币多少(100万缅币是多少人民币多少)"

工人庆祝泼水节 | 作者供图

到了六月份,我觉得实在拖不下去了,准备和翻译小莲好好谈谈,要她别把为我侄子找媳妇的事放在心上,如果因此影响了工作,我真的会换了她。

还没等我找她,她却喜笑颜开地主动找我了。她把我叫到一边,神秘地告诉我,终于找到了愿意去中国做我侄媳妇的女孩。

这么久了,我已经没抱什么希望。一听到她说这话,我激动地抓住她的双肩,连连说太好了,太好了。

小莲缩了缩肩,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尴尬地松开手,连忙道歉。

小莲恢复常态后,对我说了具体的事情。原来女孩是我车间一个工人的妹妹,今年刚二十岁,中学毕业后一直在家照顾生病的父亲,上个月父亲病逝了,现在家中只有妈妈和上小学的弟弟。

这位女工听小莲问有没有人愿意去中国嫁给我侄子,回娘家对妹妹说了。她妹妹正愁为爸治病借的钱不知怎么还,听说这事,娘仨仔细商量了一番。之后她找到小莲,说妹妹愿意嫁到中国。

听了这些,我不由得沉默下来。这娘仨的出发点有点问题呀,是想找人还债,还是真心嫁到中国,倒还真难说。

但我又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还是想试一试,如果到时那女孩狮子大开口,我就只好拒绝。

为稳妥起见,我想先让侄儿和女孩视频一下,如果双方觉得可以,再谈下一步。

星期五的那天,我把这位女工叫到办公室,问了些情况。我要小莲告诉她,第二天把她妹妹带到工厂来,我安排她妹妹和我侄子先视频,对对眼。

我们公司星期六上午上班,下午和星期天休息。我想如果双方都同意,我要去她家里看看。找个外国侄媳妇,我一定要谨慎,不要到时弄得人财两空。

这天睌上,我打电话给大哥,他高兴坏了,在电话里说了十几个谢谢。

第二天上午,那名女工把她妹妹带到了我的办公室。女孩个子不高,最多一米五五的样子。我原来还担心和她姐姐一样高,到时和侄子走到一起,太不般配了。见到她的身高,我放心了。

女孩有点偏瘦,许是营养不良的原因,脸上充满了菜色。唯有一双眼睛亮亮的,充满了单纯和希望。女孩见我打量她,羞涩地绞着衣角,低头看着地面。

我端了把椅子让她坐下,又叫小莲过来帮忙翻译。我问了女孩一些问题,还特意问到她家里欠了多少债,包括家里的情况,还问了她对于嫁到中国去的真实想法。

女孩倒没有多拘谨,也没有隐瞒,如实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她叫丽沙,今年刚二十,去年中学毕业后就在家照顾病卧在床的父亲,因为母亲租了别人的几亩地种,没有时间。

上个月,久病的父亲去世了,本来以为松了口气,可长年累劳的母亲又开始生病了。她父亲生病两年,总共借了七百多万缅币(当时约合人民币三万多块)

她现在在找工作,要养活母亲和读小学的弟弟。但按目前缅甸一般工人的工资,那笔欠债是很难偿还的。而且母亲还要治病,虽不是大病,却是长期辛苦落下的病根,慢慢治起来每月也需要十来万缅币买药,再加上还有个弟弟要读书。

因此,她愿意嫁到中国,条件是结婚之前先将家里的欠债还完。结婚之后,每月她要给娘家汇五十万缅币,作为母亲的治疗费和生活费、以及弟弟读书的费用。

她说,在嫁到中国之前,她准备找份工作,边工作边学习中文,她不想到了中国像个哑巴,无法沟通,她要在中国工作,挣钱养母亲和弟弟。

听她前面说的,我心里直打鼓。这分明是在为她家里找个背锅的,虽然那笔债不多,一个月五十万缅币的生活费也不多。但我却分明觉得这完全是一场交易,不折不扣的卖身契。我心里别扭极了,甚至有了放弃的念头。

直到女孩说到先学会中文沟通再嫁的打算,我开始对她改变了想法。我打量着这个瘦弱的女孩,看她不卑不亢的样子,说话坦荡又充满了坚强,我作了决定,帮她。

这应该是个好媳妇,嫁到大哥家一定没错。

我在电话里将女孩的情况如实告诉了大哥,包括女孩的要求。大哥问我缅币兑人民币的汇率,他担心那七百多万缅币太多。我告诉他当时的汇率,说七百万缅币相当于人民币三万多。

大哥在电话里一拍巴掌,下午他们视频,如果双方同意,这事定了,还说马上准备婚礼。

我笑了笑,说别急,没那么容易,离结婚还早着呢。我告诉他,如果下午视频,没意见的话,我会将丽沙招到我车间上班。我的翻译小莲在外面租房住,我想让她和小莲住在一起,学习中文。她说学会中文才能出嫁。这期间还要向大使馆申请,因为是跨国婚姻,好多手续要办。

我说视频后结果好的话,我明天会和翻译小莲去一下女孩家里,看看真实情况。

一切顺利的话,侄子在阴历的十一月,先来一趟缅甸,双方见个面,拜见岳母。侄子在这边时,先给女方操办喜酒。等年底我休假,再带女孩回国和侄子完婚。

大哥见我计划得很好,方方面面都没什么遗漏,很是高兴。“那好,一切照你说的办,有二弟操心,你侄子有福了。”大哥在电话里如是说。

下午的视频,全程都是小莲翻译。他俩没说多少话,侄子说了自己的年龄、工作、收入和家庭情况,丽沙也是简单地说了下家庭情况和结婚要求。

由于我事先和大哥有了沟通,条件侄子全部都答应了下来。相比之下,侄子紧张过丽沙,许是相亲失败过多的缘故吧。

为了保险起见,在视频时,我还特意要侄子对着摄像头走了一圈。在侄子走路的时候,我观察着丽沙的反应。

可能是我之前有过介绍,丽沙并没有什么不适。视频结束,丽沙对小莲说,只要人好,她不计较侄子的个子和罗圈腿

听了这话,我有点替侄子高兴,真结了婚,丽沙一定是个好妻子。

丽沙没手机,刚才视频用的是我的手机。我看到她衣服上有好几个补丁,袖子上还有两个小破洞。我给了小莲七十万缅币,要她带丽沙去勃生买个手机。这里有华为手机,五十五万一部,相当于人民币两千多块,然后带她去买两套好一点的衣服。我还叮嘱丽沙今晚就在小莲那住,明天一早租部车去她家里。

第二天一早,小莲打电话给我,说已经租到车了,问我是不是马上走?我看了一下手表,刚七点。这女孩办事还蛮牢靠。我让她帮买点礼品,问问丽沙,看她妈喜欢什么就买什么,等下我到了再给小莲报销。

半个多小时后,车开到工厂门口。上到车里,小莲说买了一点补品送给丽沙妈,给她弟弟买了两套衣服,总共花了十五万缅币。

我看了眼丽沙,穿上新衣服后,她整个都变了样,漂亮了好多。小莲很细心,还为丽沙买了个包包,装手机和女孩物品什么的。

车开动后,小莲要丽沙拿出新买的华为手机给我看,说已教会丽沙用手机了,还帮她下载了微信。我拿过丽沙的手机,加了她微信,也把侄子的微信推荐给她,两人都加上了。

缅甸的公路都不是很宽,基本上只有双向两车道,如果碰上大货车,还要斜到马路边的土路上避让。

一路上基本畅行,但丽沙的家真的远,车跑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

到了丽沙居住的村子,小莲翻译说叫东远村。这是个比较落后的乡下小村,几十户人家围住在小山脚下搭起的吊脚茅草房里,村里只有两三户比较豪华一点的砖瓦房,都并不大。

00万缅币是人民币多少(100万缅币是多少人民币多少)"

乡下的房屋 | 作者供图

村前有条五米宽的土路,应该是村道吧,还算平整。车子开到村道尽头,就只有条小路了。丽沙告诉司机,车子进不去,只能步行进入。司机于是就留在车上等我们。

我们仨下了车,小莲提着东西, 跟在丽沙后面。这是一条小路,两边都是草,刚能容一人通过。

走了二十来分钟才到丽沙的家,她家不和村里人在一起,孤零零地在山脚边,离村子大概有千来米的距离。

这是缅甸平常贫困人家的房子模样,两间小小的茅草房,基脚是六根树干。在树干离地一米多的位置,架上木头做的横梁,然后在横梁上铺上木板,屋子的四面是用树皮围成的墙。有一点像我们广西的吊脚楼,但比吊脚楼简陋多了。房子悬空主要是因为这里雨季雨水多,要防止屋内进水。

丽沙房子门前有一座用树杠做的几坎梯子,我和小莲跟在丽沙后面,爬上梯子走进屋子里。屋子分两间,里面是卧室,外面是厨房加吃饭的地方,合起来最多三十平米。屋里没有一把椅子,我们只能坐在木板上。

丽沙姐姐也过来了,应该是她告诉过她妈妈我们今天要过来,看得出来这个家是临时收拾过的,到处都是收拾过的痕迹。

丽沙妈看面相应该只有四十大几,却显得苍老,明显是营养不良,显得病恹恹的。

我瞄了眼卧室,里面什么都没有,地板上有两张宽大的草席,上面有两床折叠整齐却看得到破洞的床单,我估计这家人就睡在地板的草席上。

丽沙弄了两碗水给我和小莲,我礼貌地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放在地上。

丽沙妈在我对面隔着二米坐了下来,她身边傍着个瘦瘦小小、大约八九岁的小男孩,穿着有多处补丁的衣服,正怯生生地看着我。

我示意小莲将昨天视频的情况告诉丽沙妈,并说我答应她的所有条件,每月给她六十万缅币供她看病和生活,以及作为她儿子的读书费用。

丽沙和我侄子结婚后,我会监管我侄子履行诺言。而且所有的结婚费用、丽沙去中国的开销全由我们负责,她们家不用出一分钱。

丽沙妈听了我答应的条件,长舒了一口气,脸上笑意也多了好多。但她说,这事还要经过村长同意。

我说当然,不但要村长同意,还要市里同意,因为丽沙和我侄儿是跨国结婚,要办很多手续的。

说到最后,丽沙妈有点羞涩地问我,什么时候能将她的欠债还完?她说最好快一点,大部分是要利息的。

我问她到底欠了多少债,她说的数目和丽沙说的一样,我相信她没说谎。

我想了想,要小莲告诉她,我下个星期天来见她村长,要她那天把所有的债主都叫过来,在村长的见证下,我当面还完。

丽沙妈很激动,连连点头道谢。站在旁边的丽沙姐姐和丽沙也都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其实我这样做,也有我心里的小九九。我不想将钱交到丽沙妈手上。那么多缅币交给她,如果她不还债,过后又要怎么办?还有,她们孤儿寡母的,难免会受人欺负,当着村长的面还完所有的债,即使有想赖账的人,也不怕。

说完这些,我和丽沙妈说了让丽沙去工厂上班的事。丽沙妈高兴坏了,一个劲地感谢我,简直像把我当作她家的救命恩人了。丽沙弟弟看到我送他的衣服,眼睛也一下子亮了。

我走的时候,看了看摇摇欲坠的房子,要小莲告诉丽沙妈,下次和村长见面,我会提出来让村长帮忙在村里找个位置,我出钱帮她盖个房子,这里离村子太远,不安全。

丽沙妈和丽沙两姐妹听了小莲的翻译,简直惊呆了。丽沙妈作势要跪下,我慌忙拉住她说,丽沙是我的准侄媳妇了,只有将她们安顿好,丽沙嫁到中国才能安心生活。

我们走了很远,回头看到丽沙妈还在抹眼泪。

星期一上班,我把丽沙和她姐姐叫到办公室谈了一会话。主要是叮嘱她们要好好做事,别拿我们这层关系偷奸耍滑,不服从管理调配。

两姐妹都是老实人,保证绝对不会。姐姐还说,我把她妈救出了苦海,感激还感激不来,怎么会做对不起我的事?

一个星期一晃过去了,两姐妹还真的争气,勤奋做事,对管理员尊敬有加。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实话说,我还真怕遇到那种蹬鼻子上脸的人。

00万缅币是人民币多少(100万缅币是多少人民币多少)"

工人下班 | 作者供图

星期天我和小莲租车又来到了丽沙家,昨天下午我先给了丽沙一些钱,要她去市场买些给她妈穿的衣服,和水果等一些东西,先回家作准备。

她妈穿的衣服太破旧了,我希望她能穿好一点,在村人面前有点自信。至于水果,村长和那些债主,有水果塞住他们的嘴,也少一点讽刺或眼红的话。

我带了五十瓶瓶装水,丽沙家的水实在不卫生。到时我发给那些人每人一瓶水,他们必定不会为难丽沙一家。

另外,我还带了两条在中国超市买的软中华,听丽沙说村长的烟瘾很大,中国的中华烟他一定知道,以后逢人也能显摆显摆,应该能讨他欢心。

车子刚到去丽沙家的小路口,丽沙一家人都来了,村长和那些债主也来了。

丽沙妈把我带到村长面前作了介绍。村长是个四十几岁的男人,看上去精明强干,他应该是这个村最能干的人,要不然村民也不会选他。

缅甸的村长都是由村民选举出来的,类似中国的村官。但这里一个村只有村长这一个官,村里大小事情都是他说了算。

我和村长握了握手,拿出一包中华烟来,给每人发了一支。男人们看着从没有抽过的中华烟,脸上的神色开始激动起来。

村长见我带来那么多水和东西,指挥男人们从车上搬下来,拿到丽沙的家里。到了丽沙家门口的空地,丽沙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个桌子,上面摆满了水果。我示意小莲将水给每人发一瓶,还将事先准备好的中华烟给每人发一盒。

那十几个男人激动地连声道谢,我看到村长的脸色越来越好了。

我让丽沙把桌上的水果分给众人吃了,然后将装钱的包提到桌子上。拉开提包的拉链,一袋子一万元一张的缅币码得整整齐齐。这是我星期五去银行专门兑换的。

我看了下那些债主们,发现有一半人毫不掩饰喜悦的神色,我庆幸自己找了村长公开还债。

我看见村长的脸上只有惊讶,没有贪婪,明白这应该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也应该是个还算正直的人。

我于是和他商量,将丽沙家所有欠债做个明细表格,债主们拿到钱后,在表格里自己的栏目签上名字,然后将表格由村长保管。

村长略微沉思了一下同意了,他是个聪明人,肯定知道我的目的。

村长监督债主们签名,小莲负责叫名字,我则负责数钱。表格上的债主们数字都有尾数,凡尾数不到一万的,哪怕尾数是一百,我也补到一万。

那些债主们高兴坏了,丽沙爸一病逝,他们心里想着不知猴年马月能拿到钱,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而且利息一分不少,还有多。

很快钱全发完了,债主们都高兴地散了。临走之前还一个个走到我面前,鞠躬表示感谢。

债主们散完后,我和村长坐到丽沙昨天买的小胶凳子上,从另一个包里拿出两条中华烟送给村长。村长没有特别惊喜,淡淡地看了一眼,没说什么感激的话。但我还是捕捉到他眼里那一闪而过的喜悦。

我和村长谈了丽沙和我侄子的婚事,也谈了丽沙开出的条件,请他为丽沙弄齐办结婚证的各种文件材料。

我将所有的事情说完,从提包里拿出六十万缅币(相当于人民币两千元),放在那两条中华烟旁边。村长也只是瞄了一眼缅币,说这是他份内的事。

最后,我说到给丽沙妈搬迁的事,村长沉思了好久,说丽沙家在村子里没有地皮,有点难,除非买别人的地皮。我马上说只要有人愿意卖,我出钱买。村长立马说他去确定这事。

临近中午,我邀请村长和丽沙一家人去勃生吃饭,村长说不必了,我说吃饭的时候,要计算建房的费用,村长才答应去吃饭。

我们一行人回到勃生,找到我常去的机器人餐厅,订了一个包间。吃饭的时候,村长仔细和我核算了费用,从地皮到建房,大概需要人民币四万多元。

我对村长说,我拿出合五万元人民币的缅币,多的作为给村长的报酬,请他出面主持建好。村长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饭后,村长对我说:“你是好人,你们中国人都是好人,丽沙一家遇到你有福了。”这一天,我几乎没和丽沙妈说什么话,但她每次看我的眼神都充满了感激。

丽沙妈穿上合体的新衣服,人变得干净利落,也自信多了。

过了几个月,快到农历十一月了,我开始作侄子过来的准备工作。

这期间,丽沙妈和弟弟住进了新房子。就建在村里面,是一幢三间房的砖瓦结构的房子,在村子里属于上好的房屋了。

在小莲的专业教授下,丽沙的中文水平进步很快,现在不需翻译就能直接和我对话。自从加了侄子的微信,特别是丽沙的中文水平提高之后,两人的微信聊天也多了,了解正在加深。

丽沙姐姐因为工作认真负责,也被下面的师傅提拔为组长,成了缅方管理人员。村长很帮忙,将丽沙结婚所需的手续文件全部弄好了,只等侄子过来,就可以去仰光办理结婚登记,拿到缅甸所开具的结婚证。

农历十一月初六,大哥和侄子一同飞到缅甸。本来大哥是没打算来的,是我的要求。不管怎样,虽然说是跨国婚姻,我也想大哥能亲眼目睹丽沙家的困难,这对以后侄子和丽沙共同负担丽沙娘家人的生活有好处。

我在仰光机场接到大哥和侄子,包车回到勃生已是睌上十点,考虑到太晚了,我没叫丽沙过来见面。

第二天是星期天,一早,我带丽沙到大哥下榻的酒店。侄子和丽沙初次见面,都有点羞涩,特别是侄子,偷偷地对我说,他有点自卑,感觉有点配不上。我鼓励他,做人在任何事情上都要有自信,要想追求自己的幸福,就得拿出男子汉的气概来。听了我的话,侄子主动多了。

实话说,几个月来,丽沙变了很多。生活安定,饮食规律,营养丰富,现在她脸色红润,身材小巧玲珑,还真是个小美女了。

我从旁观察,在侄子的主动下,两人聊得还很融洽。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地了。吃完早餐,小莲也赶了过来,本来我不想让她和我们一起去丽沙家的。丽沙会中文了,不再需要小莲翻译,但后来觉得要丽沙翻译有点不便,还是打了小莲的电话。

这次去丽沙家,我们待了三个小时,我要丽沙妈、弟弟、姐姐姐夫一同返回了勃生市。

在村子里,我和大哥、侄子,带着礼品专门去拜访村长,感谢他主持丽沙家建房的辛苦。村长也确实不错,丽沙家的房子虽然不大,但在他的主持监督下,房子的建造质量很好。

我将两家人安排在同一家酒店,让他们多了解了解。我分别叮嘱侄子和丽沙,让两家大人多沟通沟通,丽沙做翻译,让大哥和丽沙妈消除陌生,增加了解。

第二天,大哥要带侄儿和丽沙去仰光办理结婚证事宜。我上班不能请假,提前找了个在仰光的朋友,带他们去办理手续的相关单位。我还专门电话咨询了大使馆办理结婚证时需要的文件和去哪些单位。

一大早,我租了部车载大哥、侄子和丽沙一起去仰光。上车前,我叮嘱大哥给我发信息。大哥希望我能去,他对缅甸两眼一抹黑。我宽慰他,有朋友帮忙,没事的。

我朋友在仰光待了八年,对那里很熟。在朋友的引导下,大哥他们节省了很多时间,两天把所有的单位跑遍了,并拿到了结婚证。

据我朋友说,两天时间还是很紧张的。先要备齐男女双方的各种资料,还带他们去了大金塔,侄子和丽沙两人一起照了拜佛的照片,在仰光省最高法院拿结婚证要用。

00万缅币是人民币多少(100万缅币是多少人民币多少)"

在仰光大金塔外 | 作者供图

再去仰光lathar bar road那边,将结婚证翻译成英文;又去lathar的缅甸经济银行5号分行,交钱填单子,然后拿着翻译好的英文结婚证和银行开的单子去外交部;外交部会公示所需资料,通过后工作人员在英文版结婚证上盖章。再去中国领事馆申请结婚公证和签证。申请好后,拿着单子去中国工商银行交签证费,这个费用还必须交美金,收到美金后,银行开单子,并告诉多少天后带单子去银行取签证。

虽然有些繁琐,但一切还算顺利。

我和大哥及丽沙妈商量,这个星期天在勃生包个酒店办丽沙出嫁的喜酒。大哥不懂,一切由我作主。

大哥到来的那晚,转了十万人民币给我。我把手机里那天还账债主的签名表发给大哥看了,也讲了为丽沙妈建房子的事。我说帮建房子是我的主意,没和大哥商量,这个钱我出。

大哥说不行,为侄子办事,费心还行,费钱说不过去。我说兄弟俩,别计较这些,只要侄子和丽沙过得好,丽沙过中国后能安心就行。

我要丽沙用她妈的名字开了个银行卡,在卡里我存进去八百万缅币(相当于当时四万人民币)。我对丽沙妈说,这八百万是侄子娶丽沙的彩礼。

丽沙妈第一次听说这么多钱,而且是属于她的,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叮嘱她一定要保密,这个钱千万不要透露出去,孤儿寡母的,不安全。她听了丽沙的翻译,点头直应承,并告诉我,这个钱要留到儿子读大学和结婚用。

星期天的嫁女酒席很是排场,丽沙的村子应该从没人在酒店办过嫁女酒席。丽沙妈请了村里所有的人,每个人家里至少来了两个人,我租了好几辆那种拉人的篷篷车,将吃酒席的村人拉到勃生我包的酒店。

缅甸是个佛教国家,丽沙妈还花重金请了当地最有名的三个和尚,在酒店门口的桌子上铺上红布,请那三个和尚坐在桌前念经。

大哥、我和村长以及村里另外几个有影响的人坐在一桌,一起的还有镇里的两名官员。那两人是我要求村长请的,我想侄子和丽沙属于跨国婚姻,多请几个当官的没坏处。

酒席的菜肴还真的没得说,比当地的一流酒席还要丰盛,勃生市靠海,我还要酒店加了好几种海鲜。

那俩镇官都惊讶于菜肴的丰盛,村长在旁说丽沙妈的房子是我出钱建的,镇官听了,伸出大姆指,说了好几遍中国人真好!

村人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眼里都是羡慕的眼神。侄子和丽沙手牵手挨桌敬酒,村人看着侄子,没有嫌弃和讽刺的眼神,而是爽快地和他碰杯干了。

侄子表现得不错,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显得很有修养和气质。不管怎么样,钱确实是好东西,它能解决很多问题,也能改变人的认知。

办了这场酒席,丽沙妈在村子里终于直起了腰,再没人瞧不起她一家,丽沙弟在学校也受到老师的特别关注。所有的改变,都是因为丽沙即将嫁到中国,变为有钱人。在村人的思维中,他们认为中国人都是有钱人。

这其中也有村长宣传的原因,他见人便说我出钱为丽沙家建房子的事情,张扬得十里八村都知道。他觉得,村子里有这样的好事,他脸上也有光彩。

按计划,大哥和侄子在勃生待两星期就要回国了。回国前的那天晚上,我在酒店和大哥住一间房聊了好久。

大哥说真的谢谢我,我帮他解决了心病。他说这个儿媳妇他很满意,人靓又勤快,嫁到他家,他家有福了。

末了,大哥问我觉得翻译小莲怎么样,要不要娶回家。大哥说,半个月里,小莲经常过来和他聊天,带他出去逛。

大哥还说,小莲和他说到我,话里话外都是我的好,并说看到这一次我对丽沙家的做法,看出我人真好。他看得出来,小莲挺喜欢我的,要我别错过了,这女孩子不错。

这一阵我也发觉,小莲对我的态度热烈了好多,看我的眼神仿佛有水一样。我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好说暂时还没想这些。

说实话,我还真没想过。

按照商量好的,大哥和侄子先行回国了,等到年底前我休假时,再将丽沙带回国和侄子真正成婚,之后她也就要在中国生活了。

一切都很顺利,阴历腊月二十六,一路舟车劳顿,我把丽沙带到了湖南株洲。

腊月二十八,大哥在酒店为侄儿举行了豪华的婚礼,我们六兄妹齐聚婚礼现场,大哥请了他的朋友和同事,好不热闹。

新娘丽沙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她是位中国美女。

婚姻进行到献茶环节,大哥大嫂带着侄子和丽沙来到我坐的位置说,你俩能结婚走到一起,你们二叔操了太多的心,没有他,就没有你们两的婚姻,先给你们二叔敬茶。

我连忙站起来,要他们按规矩来,先敬大哥大嫂。大哥却不由分说地将我按在椅子上。

丽沙端着杯子,侄子将茶倒满后,俩人跪在我面前,恭敬地将茶举过头顶。我接过茶杯,一饮而尽,然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用红绳系捆着的一万元现金,轻轻地放入茶盘里。

第二天中午,我们正在大哥家里吃饭,突然有人敲门,大嫂去开门,我一抬头呆住了,竟然是小莲。

家里只有一个人不认识小莲,大哥赶忙介绍,大嫂应该听大哥说过,笑容满面地看了我一眼,就热情地招呼她吃饭。而丽沙和小莲一见面就兴奋地抱在一起。

我尴尬地问小莲怎么会来中国,而且直接找到了大哥家。小莲也不隐瞒,直接说她问了丽沙,丽沙发信息告诉她具体的城市,怎么转车,小区名字和楼层房号。

末了她还得意地说,小区保安问她时,她说是侄子的二婶,来侄子家过年的,待她说出楼层房号,保安就放她进来了。

我满脑子黑线,现在的女孩子真不知想啥?我都没同意,还自己找上门来了,居然在保安面前冒充我老婆。

丽沙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二叔别怪我呀,莲姐真的喜欢你,不然我也不会告诉她。

这时侄子冒出一句,你怎么还叫莲姐,叫二婶。丽沙嗔怪地说,咱们各叫各的,莲姐永远都是我姐,我习惯叫莲姐。

小莲故意不看我,和大嫂打得火热,还一口一个“大嫂”地叫着,怪亲热的。

2019年农历十月,丽沙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大嫂结束了打工生活,回家带起了小孙子。满月后,丽沙跟着我小弟媳进了附近一家制衣厂做车工,侄子也因工作出色,升职做了移动公司客服班的组长,一家人生活得和和美美。

这期间,大哥一家信守承诺,每月转给我三千人民币,请我兑换成缅币,然后要丽沙姐带给她妈。

自从丽沙嫁到中国后,我去看过丽沙妈几次,还买了部华为手机送给她,方便她和丽沙视频。丽沙妈有钱买营养品,去医院看病不停药,病已经基本上好了,身体也好了很多, 弟弟也胖了不少。

丽沙经常给我发信息,说大哥大嫂对她很好,侄子也很关心她,感谢我为她找了个好人家。她说已经习惯中国的生活了,就是很想妈妈、姐姐和弟弟,太久没见到他们。她想等孩子一岁时,和我侄子带着儿子一起回缅甸看看她家和妈妈弟弟姐姐。

不想这年年底武汉就暴发了新冠疫情,一切都受到了影响。一直到今年,丽沙儿子二岁多了,他们的缅甸之行都还未成行。

而在2020年底,在小莲的坚持下,我们结婚了。

(摘自全民故事计划,夜的眼,车间总管/文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6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