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砚斋是谁怎么读(脂砚斋是谁 脂砚斋评红楼梦)

脂砚斋名满天下,尤其在红学界更是响得如同大锣。要问他姓啥名谁,答曰不知;要问他是男是女,有的说是男的,也有的说是女的;要问他到底是谁,有的说是作者本人,有的说是作者的叔叔,有的说是作者的堂兄弟,更离奇的还有说是小说中的史湘云。脂砚斋自1927年“现身”后,红学家研究了近百年,连脂砚斋的姓名都没弄清楚,脂砚斋遂成了“红学'”(其实是“脂学”)中难以解开的“三大死结”之一。尽管如此,有的人还是尊脂砚为神明,奉脂批为圭臬。

近翻旧书,看到著名作家徐迟先生(其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影响了一代乃至几代人)所著《红楼梦艺术论》(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牟5月第一版),其中一篇《如何对待脂砚斋》,言辞犀利,对脂砚斋进行了严辞斥责和猛烈抨击:“这个叫做脂砚斋的人是庸俗,轻薄,恶劣,凶狠的。首先跳出来给《红楼梦》抹黑的就是他。他的那些脂评,是写得庸俗不堪,一塌糊涂的,又无聊,又蹩脚。脂评思想空虚,立场反动,肉麻当有趣。只要不被偏见蒙蔽,任谁都能看透这个老奸巨猾。”这段话不长,却淋漓尽致地揭穿了脂砚斋的“真面目”。下面他还举例说明:“第74回,王夫人凤姐晴雯是否那个有一个‘水蛇腰’的丫头时,脂评:‘妙妙,好腰!’又问是否还是个‘削肩膀儿’时,脂评:‘妙妙,好肩!’这就不只是庸俗轻薄了。正是晴雯被谗,王夫人大动杀机之时,脂评和奴隶主一鼻孔出气,腐朽不堪,恶毒透顶。”这些批评一针见血,毫不留情,足以发聋振聩。

徐迟先生的《红楼梦艺术论》,每篇都读过。时间一长,他对脂砚斋和脂批的评判没有记住。这次翻看,又受到一次教育。真想不到已故著名作家徐迟先生在四十多年前就把脂砚斋看得这么透彻!这对那些言必称脂砚斋“深知拟书底里”,行文必引脂批作为根据的人,无疑是一副“清凉剂”。可是徐迟先生这些话并没有引起红学界'的重视和自省,说了等于白说。若是远离了脂砚斋、脂本、脂批,他们的著书立说还有多少依据呢?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7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