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瓦阁雾化弹(青瓦阁悦刻)

青瓦阁雾化弹(青瓦阁悦刻)

临近下班时间,沈氏集团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沈家的人与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全部到齐。
  
  沈长生是最后一个走入会议室的,脸色非常看看。
  
  沈七夜请辞的消息一传开,对于沈家的打击是最大的。
  
  本来,他们还想借着那层血缘关系,借着手上的合同,一步将沈氏集团带入上市公司,现在泡沫破裂,即使是沈长生这位戎马一生的老人,也是扛不住。
  
  “都说说吧。”沈长生说道。
  
  沈家子弟与各个部门的经理集体沉默。
  
  这时,沈明辉突然站起来说道:“爷爷,那与上头签署的合作合同怎么办?”
  
  沈长生面露哀伤地说道:“合同有效。”
  
  这才是最关键的地方。
  
  离开了那位,别说是在诸强林立的乌华市了,就是在东海这种三流城市,他们沈家也是垫底的存在啊。
  
  起初那一份合同是他们沈家崛起的救命稻草,但现在却是索命绳啊。
  
  沈明辉冷笑:“这个责任,谁来背?如果真像外面传的那样,要我们沈氏集团拆除青瓦阁小区,这黑锅我们可背不起。”
  
  “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按照合同走,我们沈氏集团可是要赔偿一个亿啊。”
  
  沈氏的人听到一个亿的赔偿,个个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们沈氏集团资产也才一个亿,这怎么赔得起啊。”
  
  “是啊是啊,沈老你快想想办法,如果违约,我们一家老小吃什么。”
  
  “要怪就是沈七夜,这份合同是他签的。”
  
  “沈七夜,你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个锅得你来背。”
  
  签字的时候,沈家的人巴不得,但是这时,他们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沈七夜的身上。
  
  林初雪刚想替沈七夜辩解时,他自己站起来说道:“我能做到。”
  
  姜萌萌笑出了声:“沈七夜,你没毛病吧?”
  
  “虽然现在拆除青瓦阁,修建大桥的事情还没正式进入程序,但是我能百分百的确定,这青瓦阁别墅区拆定了。”
  
  “沈七夜,你算老几,你竟然说你能做到?”
  
  “这句话换成黄家的人来说还差不多。”
  
  黄家,是东海市的首富,又是青瓦阁小区的住户,如果他们带动拆除,这工作必定非常好做。
  
  你沈七夜算个什么东西,你竟然说你能做到?
  
  你当你是玉皇大帝吗?
  
  但不是沈长生等的就是这句话,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七夜,口说无凭,你敢不敢做公正。”
  
  “可以。”
  
  沈七夜点了点头,沈氏集团可是他养父的心血,他完全可以凭着新华市的机会,将沈氏集团迈入新的台阶。
  
  这种机会,沈七夜怎么可能会错过。
  
  林初雪第一时间站起来说道:“我反对。”
  
  公正,可不是古代的投名状,那是有法律效果的,她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沈七夜往火坑里跳呢。
  
  沈家的人在打什么主意,她一清二楚。
  
  只要沈七夜做得公正,什么好处都是沈家人的,而一出事,沈七夜就要背全部的黑锅。
  
  一个亿啊,沈七夜这是要把牢底坐穿。
  
  “我反对。”
  
  “我也反对,沈老,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了,沈七夜一个人怎么能背负这么大的责任。”
  
  “是啊沈老,沈七夜只是一时冲动犯了错,我看要不要走动下,将合同解除掉算了。”
  
  老刘等一批公司骨干纷纷表态,毕竟他们是沈七夜养父的一手提拔上来的,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沈七夜去送死啊。
  
  姜萌萌冷哼一声说道:“刘经理,你们以为这是儿戏吗,这是有法律效益的合同。”
  
  “合同是沈七夜签的,这个锅当然要他来背。”
  
  “要不你们来替沈七夜背?”
  
  老刘等人面面相嘘,一个亿的违约金,他们就是还十辈子都还不起。
  
  林初雪还想反对,沈七夜用眼神制止,这时几个律师与公正人员走了进来,将几份责任书放在了沈七夜的面前。
  
  “沈七夜,这都是你给我们沈家惹下的大祸,你今天要是不签这个公证书,那就立刻给我们滚出沈家。”
  
  “对,不签就滚。”

 沈家的人用言语恐吓沈七夜,他们哪里知道,一个小小的沈家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在众人的责骂声中,沈七夜快速游览了下合同,然后看着沈长生说道:“爷爷,如果我成功拆除了青瓦阁别墅区呢?”
  
  沈长生老眼微眯:“七夜,你有什么条件,大胆地说出来,我都答应你。”
  
  沈七夜笑道:“如果我完成了这个项目,那我希望林初雪能出任沈氏集团的董事长。”
  
  “什么?”
  
  “沈七夜,你是不是疯了,爷爷还没死呢。”
  
  “沈七夜你这个不孝子,明天我们就将你的名字从族谱里划了。”
  
  沈家的子弟勃然大怒。
  
  沈氏集团可是他们的摇钱树啊,要让林初雪出任董事长,这不是断了他们的钱口袋,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
  
  但是,沈长生却拍案叫好:“沈七夜你果然有你父亲的胆量。”
  
  沈明辉接着表态:“我同意。”
  
  姜萌萌也表态:“我也同意。”
  
  刚开始剩余的沈家还没反应过来,等到他们看见了沈明辉与姜萌萌嘴角的冷笑之后,他们幡然悔悟。
  
  因为这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后,公正人员与律师又再加上了林初雪这一条,青瓦阁这颗地雷就算彻底地绑到了沈七夜的头上。
  
  “你根本没必要那么做。”
  
  回家的路上,林初雪说道,沈家人能想到的,她自然能想到。
  
  沈七夜笑道:“你不是想将沈氏集团做成上市公司吗。”
  
  “你!”
  
  林初雪一边开车,一边转过脸去,暗骂了一句傻瓜。
  
  虽然她跟沈家人想法一致,知道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这时劝沈七夜也已经晚了。
  
  刚进门,林海峰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指着沈七夜骂道:“沈七夜,你真他妈的有种了。”
  
  林初雪本来就为沈七夜着急,见林海峰又来找事,挡在两人中间说道:“爸,你能不能别添麻烦。”
  
  唐敏说道:“初雪,这一回真不是你爸找沈七夜的麻烦,陈冬冬出事了。”
  
  陈冬冬?
  
  林初雪一愣,他不就是校长的儿子:“爸,你还好意思说这事,我没跟你说这事就不错了,他能出什么事啊。”
  
  啪的一声,林海峰将陈冬冬的拍的CT往桌子上一扔:“女儿,你自己好好看。”
  
  “沈七夜,我以为你当上总经理,还能有点出息。”
  
  “谁能想到,财政大权与人事大权,全都还在沈老的手上,你这总经理,还不如别人公司的一个主管。”
  
  “其他本事没有,打人倒是挺有一套的。”
  
  这一回,林初雪不好再替沈七夜反驳了,因为检查报告上赫然写着陈冬冬,而且有两处骨折。
  
  这一顿饭沈七夜就是在挨骂中度过的,不过他还是吃了三大碗米饭,看得林初雪真是又气又想笑。
  
  深夜,林初雪心里有事,怎么都睡不着。
  
  “这怎么可能。”
  
  “沈七夜只是撞了陈冬冬一下,怎么就变成骨折了呢?”
  
  林初雪想不通这一点,干脆轻轻喊了一声:“沈七夜?”
  
  “在呢。”
  
  “沈七夜,你答应我以后永远不要打架好吗?”
  
  这一次,没有了沈七夜的声音。
  
  林初雪知道,男人跟动物世界中的雄性一样,天生爱打架,再加上沈七夜当过兵,让他答应自己的条件,似乎有点苛刻。
  
  但是,林初雪有她的原因。
  
  “我家的情况你也看到,我爸从小就打我妈,虽然他们没有离婚,但是我经常能看到我妈偷偷的掉眼泪,她过的一点都不幸福。”
  
  “七夜,我不管你以前在干什么,哪怕你完不成青瓦阁的任务去坐牢,我也会等你出来。”
  
  “但是,我只希望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永远都别再打架了。”
  
  “因为我怕有一天,你也会变成我爸那样。”
  
  虽然沈七夜闭着眼睛,但他依然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失望感,正在屋子里蔓延。
  
  “初雪我答应你,以后我再也不打架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9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