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保证金能退吗怎么退多久退回,淘宝保证金能退吗怎么退多久到账_?

我3次暴富,3次反贫, 在北京我睡过桥洞,吃过垃圾桶旁边的剩饭,当过建筑工人…

每个人定义的富一代的财富值可能不太相同,但我绝对算是白手起家,我84年出生荥阳的一个小山村里,7岁父亲去世,母亲带着我改嫁,别人的童年都是幸福的回忆,我的童年只有痛苦和泪水,被继父毒打被饿肚子都是家常便饭,被同村的小朋友欺负辱骂更是司空见惯,因为我是拖油瓶,因为我妈是蛮子,我妈是四川的,被人贩子卖给当时41岁的我父亲,我七岁那年他就不在了,我继父酗酒成性,更是穷得叮当响,喝醉了或者心情不好了就暴打我母亲和我,我初中毕业后就再也没问家里要过一分钱了,一心想出人头地的我,初中毕业后想去北京发展,在亲姑姑家门口跪了三个多小时求到了2000元学费,就这样我离开家乡去北京读了一年半技校就辍学了。

2013年我靠淘宝赚到了820万,2014年被供应商搞破产,负债一百多万,颓废了几年后,17年我用淘宝店群引流做返利淘客赚了1600万,我老婆跟我离婚,女儿归她,给我留了500多万,我又花天酒地潇洒了两年,钱花的不到50万了才清醒过来,18年底组织了一群妹子开了现在这家公司,做直播短视频为主,2020年底除去给主播小姐姐的门的分红后我账面余额还剩2607万,2021年公司扩张加上战略上的失误懈怠又投进去了将近两千万,精彩的是就在前几天公司的头牌主播串通财务总监和另外7个女孩子向我逼宫,逼我退出公司,真没想到这些在不久前都还我耳鬓厮磨,你侬我侬的女人竟然会这样做,这一次我真的累了,转完股份给她们后我就离开深圳吧,一个人来,一个人走,找一个寺庙皈依我佛吧…

先说说我的第一桶金那820万是怎么赚到的吧,我命运的转折或许在06年踏入中关村大街的那一刻已经启动了,不甘于做一条咸鱼的我2006年应聘到了中关村的柜台做销售同时兼职老板的淘宝店,2007年淘宝招商小二电话我,让我们开淘宝商城(2012年改名为天猫了),我觉得这是个机会,跟老板软磨硬泡说了两个月终于把淘宝商城开下来,主要那时候淘宝店生意也还行,加上我保证开了商城销量比淘宝翻一倍老板才同意的,当然主要原因是投资也不大,那时候只要5000元押金,实在不行押金还能退。果然淘宝商城没让我失望2008年开了几个月的淘宝商城的订单量已经是淘宝店的3倍还多了,我的精力用也几乎都投入到了淘宝商城上边,工资加提成拿到了1200元,正当我幻想着美好的未来的时候,老板让我继续去做淘宝店,淘宝商城让他亲戚家的一个女孩接手, 体验过淘宝商城的订单量,我哪肯再做淘宝店啊,就求老板再开一个新的淘宝商城我来负责,老板死活不肯,说是都还是那些货多开一个有什么用,跟我说他一个档口跟两个档口没区别,坚决不同意,我一急就说如果不开的话我就辞职,谁知道老板立马就同意了,呵呵… 当时我真没想离职,就是拿离职威胁一下的意思,谁知道一语成谶,原来在老板眼里我完全无足轻重啊,我那会是膨胀的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过也感谢他让我离职,不然说不定也没有后来的我了…

离职后的我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自己干,自己开个淘宝商城!当时我自己都被自己这个想法吓着了,认真一合计还是可行的了,主要是押金5000元,商标可以先随便想一个填上后边再注册,货源不用愁,中关村待这两年基本都是熟人了,卖完后再去柜台调货就行了,我自己手里那时还有不到3000元,别问我为啥辍学那么多年都没存住钱,一开始贪玩,赚了钱就泡网吧打游戏,偶尔找个妹子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到了中关村后由于发自骨子里的自卑,赚的钱多数都用来买衣服鞋子和打理自己的形象上了,不过还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自己形象弄好后遇到什么事都顺利很多,甚至解决生理问题都不用花钱了。

这不我想着只要再筹到5000元就可以开淘宝商城了,于是我想到了陈姐,直觉她应该会帮我,于是我第二天精心打扮了一下买了一袋香蕉去敲陈姐家的门了,陈姐看到我显然很意外,在我说明我的来意后,陈姐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去卧室拿了5000元给我,还跟我说不够的话再找她拿,当时我感动的真想抱着陈姐哭一场。

我跟陈姐之前仅有过一面之缘,陈姐是我们老板的顾客,之前家里电脑开不了机,老板让我来帮她修电脑,那天天比较热,陈姐家距离最近的公交站有大概600米的样子,我到陈姐家的时候衬衫后背几乎湿透了,修好电脑陈姐给我递水的时候不下心把我西裤洒湿了,陈姐当时慌忙道歉,让我脱下来她用吹风机帮我把裤子烘干,我争执不过她,只好照办了。陈姐当时年龄40左右了,不过保养的不错,皮肤很白皙,微胖,身高约165CM样子,体重约120斤左右的样子。

那天陈姐就在我面前低着头专心的帮我吹裤子,胸前的两只大白兔若隐若现,只穿着短裤的我很快小帐篷就起来了,属实尴尬当时,后来该发生的自然都发生了。临走时陈姐给了我500元现金,跟我说以后在北京遇到什么困难了都可以来找她。后来我和陈姐就成了忘年交,除了这次给我的5000元,后边也给过我一些人脉关系,不过那时候我没多大野心,后来淘宝商城一个月可以赚七八千块钱,我当时都幸福的以为不真实,反复掐着自己的大腿确认这不是在做梦,是真的,我真的一个月能赚七八千了…

哎…回忆恍若一梦般的不真实,有点累了,今天先写到这里吧,明天再接着更新。

6月18日更新了近万字却被各种删,无语了,写点自己的经历都发不出来。看评论吧。

①就这样时间一晃就到2011年,随着iphone4的全球火爆,直接开创了一个市场,手机壳套市场,还记得当年一个普通的TPU手机壳拿货都要七八十元,零售卖价一百三左右。直觉告诉我这是个机会,供货商几乎都在深圳,于是我2011年底,只身一人来到了深圳。

当时来深圳之前就计划好了投靠这边的两个女孩子,之前跟她们订过几次货,加上电话聊的挺好的,骚聊又得知她们都是单身。听声音我猜测这俩都是美女,见面后略有差异,声音很温柔细腻的竟然是个大胖子,身高160CM左右,体重150斤左右,脸上涂着很厚的粉也遮不住像手榴弹炸过一样的坑坑洼洼,当时我心想这女的谁要是娶回家那真TM是倒八辈子血霉了,想不到后来成为我老婆了,这里就称呼她叫阿芳吧。另外一个声音清脆略带鼻音的女孩子,妥妥的美女一枚,身高165CM左右,胖瘦适中,打扮也相当洋气时尚,这里称呼她为阿雅吧。

②当天晚上我们三个一起去唱K喝酒至凌晨2点左右,我以太晚了订不到酒店为由请求她俩带我回家,当天夜里我和阿雅便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亲密行为,也忘记了是谁主动的。之后我便她们家暂住了下来。阿芳和阿雅是潮汕女孩,自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她们当时在华强北经营着一个数码配件档口,批发耳机手机壳为主,租住的房子是附近小区的一个2房,我有名义上说是借宿她们家客厅,其实客厅也没住几次,一开始和阿雅住,后来一天阿雅不在家,阿芳把我灌的七晕八素的跟她也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后边就搞笑了,我是更愿意住阿雅房间的,但是阿芳总是对我们冷嘲热讽的,后边就两边都住了吧。

再之后我确定产品方向后,就在附近租了一套三房一厅才搬出去,一开始也是卖了货后去华强北市场拿货发货,后边常卖的款略微备了一点货,再后来手机壳套市场不断扩大,三星,等其他品牌也都逐渐起量了,当然成本也是直线下降,我的订单量也是暴涨,后边请了运营客服和打包发货人员。

2012年7月,也就是我到深圳的第9个月,阿芳告诉我她怀孕了,我一开始也没当回事,给她转了二千元让她把去医院处理一下,她不同意,她要求我跟她结婚。呵呵… 结婚,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要结婚,阿芳竟然2次各玩紫砂,当时我真是有点怕了,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和阿芳结婚了。

③婚后阿芳就转让出去了华强北的档口,又多开了一家天猫(2012年淘宝商城改名天猫),用的是阿芳的公司。阿芳和阿雅我们一起打理两个天猫店,阿芳是老板娘,阿雅拿工资和提成。我们三个依旧维持这之前的关系,唯一不同的是我和阿芳领证了。

2013年,我们的每天的订单量都在300单以上了,我租的那个三室一厅再也难以挤得下了,就换了更大的场地,女儿出生后我们搬进了一个更好点的小区,我妈妈也过来帮我们带孩子,阿雅自然还是跟我们一起住,不过这时又多了一个女孩子跟我们一起住,阿芳以老家亲戚托付为由,让从她老家潮汕又过来另一个女孩子,安排跟阿雅住一个房间,之后忙也起来了,我跟阿雅的亲密机会都极少了。

真正让我暴富的是2013年5月的一次危机,主推的手机壳,被投诉侵权下架了。一查整个淘宝天猫上做这个产品都下架了,当时我已经准备换产品了,又不甘心爆款就这么没了,于是通过专利信息找到了投诉的厂家,一番交流沟通,讲述我的运营理念和对市场的看法后,厂家大为惊叹我的格局思路。最终把整个天猫淘宝总经销授权给了我。厂家其实一开始就准备跟我合作的,因为我销量高,卖价也贵,只是另外一个竞争对手先联系上了厂家,把我描述的猪狗不如,丧尽天良,厂家就跟他合作了,幸亏我挣扎了一下消除了误会成就了我的第一次暴富,也成就了我的第一次破产。

④之后爆款就恢复了,而同款的原来的一千多个竞品就被下架,我的销售额瞬间就起来了,从4五月的一天3万左右,迅速攀升至一天25万左右销售额,当然直通车也是每天至少3万+的烧着,我的品牌热度也霸占着数据魔方第一第二的位置,华强北档口绝大多数3C配件的老板也都知道我的店铺,经常跟人说我的店铺货是他供货的,那段时间做淘宝天猫手机壳套的很少有不知道我的店铺的吧,说到这可能有些之前的同行就知道哪几个是我的店铺了,也请你们不要去找那些店铺询问了,很早之前那些店铺就不是我的了,有刚好认识我的人也不要再多说什么了,我现在只想静静。

这家工厂在深圳隔板的XDGS,很多手机壳套的工厂也都在这个市,后边生产货的总是跟不上我卖货的速度,我就经常跑DGS,一开始真是开发供应链跟货的,后边那些老板带我去回溯体验后,当时真的是让我大为震惊,我也无法自拔的爱上了DGS,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们做不到了,什么的姿色的都有,洋马,黑妹,踏过人妖,全球各地的应有尽有,堪比明星姿色身段的也不在少数,简直是男人的天堂,那段时间就是让我去当皇帝我都不会离开DGS,就这样我以跟货开发供应链为借口,在DGS过着纸醉金迷,叶叶选飞的生活…

公司那边财务是阿芳管的,运营管理方面请到了几个比较靠谱的人,就完全丢给他们管了,订货烧车10万8万的他们都不需要跟我申请,都让他们自己决定。后边公司人数快速的扩升至将近200人,我一般又不在公司,就从老家村里叫来了几个小时候的伙伴,安插到公司里替我看着,一个帮我跟供应链催货。人一多事就多起了了,原来十几个人的时候,我不在的时候大小事都是两个运营处理的,人到了一百多人,杂事也特别多,再加上他俩也没有管理经验,我就聘请了个有管理经验的总经理由他统筹管理,这时候公司就开始出现明显的派系之别了。阿芳表面上只管财务,别的事都不管不过问,但是她也在公司安排了不少她老家的人过来,这些人自然而然有有一种优越感,在公司有高人一等的姿态。新请的总经理,也是不断的规范梳理公司的章程制度,这个过程中自然也招了不少新人,也形成了以他为首的管理派系,两个运营来的比较早,从十几个人做到一两百人,在公司威望自然也不低,就这样小小的公司竟然有了三个派系,而这些我竟全然不知,只顾着花天酒地,看着每天店铺二三十万的销售额自命不凡,洋洋自得呢。

⑤就这样到了2013年年底每天销售额降至不足20万时,我才意识到公司出了问题,我回公司了解情况后也没有很在意,找几个管事的谈了下话,又画了下大饼就接着到XDG载歌载舞去了。

就这样到了2014年3月,直到总经理跟我说一个运营提出要辞职了,他没敢批,只是同意让他放假休息几天,我还以为真是请假而已,又在DGS玩了几天,才回到公司。回到公司后,另外一个运营也提出了辞职,我瞬间就懵了,把总经理和两个运营叫到一起,又是画饼,又是各种承诺,甚至都给他们装笋子求情说好话他们都无动于衷…

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问题有多严重,当时的自己有多春,运营看我那鄙夷的目光我至今记忆犹新,是啊,我一次又一次的承诺,一次又一次的食言,他俩从十几个人把公司做到将近200人,各种大小事任劳任怨,到现在我还是给的8000的工资,这还是从5000涨上来的,去年底我拍着桌子说给提成,这次谁要是骗你们谁是笋子,然而很快我就再次食言了,一算要给几万提成,就又没给,也不是不舍得,当时考虑到阿芳那边的人我自己的发小和总经理的薪资,如果给他俩几万提成的话,不给其他人加工资说不过去,都随便加点的话一个月也要多出十几万了,所以就又拖着没给提成。

⑥现在想想自己也真是活该,那时候也真是个大傻逼,人家帮我一个月做四五百万销售额,我却一次又一次的欺骗他们,我竟然连几万块提成都耍赖,果然我怎么求都没有用了,俩运营离职后我的公司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当时我账面余额还有将近900万,眼看公司是无力回天了,当时就该裁员裁员,该辞退辞退,供货商的货款能拖就拖,不能拖也拖着说没钱,不行你来把货来回去。反正两个运营和总经理离职前的一个月都工资都没给,以他们把我公司搞垮了为由不发工资,还骂他们一顿。把不能拖的或者不好拖的以及一般员工的公司发完后我还剩余600多万,然而破产却来的让我猝不及防,授权给我淘宝天猫总代的这个工厂直接起诉我的几个公司,申请法院冻结我公司账户,理由是我拖欠他货款761万。

看了他的起诉证据后我也是哭笑不得,近3个月累计拖欠货款761万,且都有我公司的订货合同和公章及财务跟单签名。春节后我一天销售五六千单的时候,货跟不上,发不出去的货摆满了几个货架,每天申请退款的成百上千,专门请了三个客服挑选已经退款了的订单快递面单,十几个客服都处理不过来售后,我公司都快倒闭了货陆陆续续都到仓库了,更可笑的是当时华强北档口同款产品拿10个八个都是六七元一个,而我累计60多万个的定单量,价格是17元!

给钱是不可能给钱的,但是公司账户被冻结,里边还有五百多万,再加上那时我还想着靠天猫东山再起,最后庭外协商解决了,他撤诉后,我先支付他300万,余下的分期给他。当然最后他撤诉后,我转出所有公司余额后,支付他他300万,余下的没给了,让他把仓库剩余的二十八万个产品拉走抵债,按他给我的价格17元一个算,足够抵消余下的欠款了,他不同意我就请律师跟他扯皮,他私通我的采购也就是我的发小,涉嫌欺诈采购,有华强北市场价在那放着,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如果当时我没让几个发小来公司,如果当时两个运营没有被架空逼走,我或许不会败的这样惨吧。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我一时无法接受,就这样颓废了几年…

未完待续…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9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