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群接龙小程序收费吗(微信群接龙小程序收费吗)

1、上海有多少个团长?
答案是有13万个左右的保供型团长,我观察了自己小区,也询问了一些大团长,几乎是每百户就需要一个团长做长期支撑,帮忙买蔬果米肉,这种团长一做就是10天或以上,卸不下来担子。

另外还有五倍以上的改善型团长(65万)。

保供型团长大多诞生于4月5-6日,知道解封不了了,只能自救顺带解救别人,经过她们的连轴运转,很多小区逐渐不缺食材了。

在4月10日左右,咖啡、面包、KFC、老干妈等改善型物资逐渐登场了,在团购初期,各个小区成员均不建议团购非必要物资,不想浪费城市运力和志愿者的力气。

但在后面呢,连志愿者们也馋了,毕竟一封就是二三十天,有人开团改善型物资,完全符合马斯洛需求。

每百户约200人,上海2600万人口。

共计78万团长做过支撑,她们是真正的保供功勋。

2、团长的男女比例是多少呢?

之前有个传说,95%的团长为女性。

我逐个查看了@钱大暖 组建的团长群,里面只有团长和记者,419人里共有91名男性

男性占比21.7%

女性占比78.3%

刨除我这个观察者,还有一些女性为防骚扰设置的性别男,即八成以上团长为女性,她们形成了上海这座城市的神经系统。

男性则以运力的形式,出现在搬运志愿者、货运司机、快递小哥群体里面,充当运输氧气的血浆。

各个社区志愿者的男女比例大致在4.5比5.5,女性要略多一些,志愿者们链接到小区里的每一户,形成了毛细血管。

究其原因

擅长比价讲价知价的女性,要远远多于男性。

同时女性也更耐心细心,善于人际沟通。

男性因有体能优势,常被差遣去搬运重物。

是基于性别爱好与社会认知,实现的救援分工。

3、菜价起伏。

浦东浦西居民在疫情初期买到过很多高价菜,能达到市场价的2-5倍,一开始还不标注清楚价格,只打包出售。许多市民拨打了12345,随后上海市消保委发布严令,必须标注单位斤数与细目价格。

在自救过程中,保供型团长们到处挖掘优质供应链,共有五大类型:

a 街道办提供的外联资源

b 其他团长介绍的全国供应链

c 消保委公布的企业、品牌、餐饮保供单位

d 包子铺、糕点房、水果摊等临街作坊

e 社区超市

随着这些供应链被越挖越多,供求双方越来越直连,居民储备越来越厚实,在4月18日左右,蔬果肉价格回落到了较正常水平,即疫情前的1.1-1.5倍。

选品丰富之后,大家不再重度依赖基础菜肉。

包子、KFC、水果、糕点等增强型物资的开放,其实起到了抑制基础菜肉价格的作用,在常态社会情况下,基础菜肉不一定是必需品,有人仅以水果和零食果腹。

消费越细分,依赖程度越低,上海市基础肉菜供不应求的状态逐渐瓦解。菜农、二道贩子、不良商贩开始兑付拖欠物资和降价销售。

保供团长和改善型团长,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4、团长们的利器。

大多数团长都用快团团群接龙发起团购,主要有三种因素,手续费低+方便好用+回款方便。

快团团来自拼多多旗下,信息服务费千分之六

群接龙来自微信旗下,信息服务费百分之一

这种手续费是商业机构必须要收取的基础运转费用,耗电+耗人力+耗服务器+盈利,譬如作为基础设施的银行也会收取千分之五的手续费。

但在这一次上海疫情,拼多多免去了快团团四月份的服务费,这部分费用将在五月份返还给团长。

微信的群接龙,在武汉疫情时就表现的非常出彩,这次因为好用上过两次微博热搜,快团团相比群接龙,那简直就是无人喝彩了,毕竟没做任何宣传。

很多普通人误以为是快团团、群接龙售卖的商品,其实是团长们自己上传的图片+描述,均要通过实名认证。

这种团购手段放平常是没有多少人用的,但面对战时、疫情,它们极其明显的好用,所以1%或千六手续费,我认为理所应当,有让它们延续下去的必要性。

九成团长开团都用的快团团,在巨量成交量下,拼多多却选择了免费,也不做任何声张,它这次是真的很加分。

5、团购时出现的一些争端。

最近一些野团长、烂物业、狗居委的新闻常常会冒出来,让人非常的气愤,其实从宏观层面来讲,九成以上的团长都是好团长,特别是从小区居民中自发走出来的保供型团长,和捎带别人满足自己口腹欲的改善型团长。大部分物业、居委也是尽职在做,只是能力、认知有限。

居委、物业、野团长(本小区之外的二道贩子团长)做团长,确实有一些存在权利寻租的情况。很奇妙的是,富有小区的会多一些,贫穷的小区会少一些,主要看有没有利润可图,敢不敢对不起小区里的贫穷老人、住户。在新闻里,我们看见了六倍利润的蔬菜倒卖…

直接关联的是人的廉耻心,与日均心理负担。

举个明显例子来讲,在五种团购供应链当中,社区超市是第二便宜的选项,因为它要在小区长期做下去,不可能走暴富路线,在经过心理博弈之后,超市老板都会选择只赚取微薄利润。

所以一些超市老板被打了,被举报了。

社区超市和拼多多、盒马、叮咚京东美团是价格体系的维护者,虽然这些APP是那么的难抢,只要出了指导价放那里,很多团长也就明白了该怎么比价、讨价、还价。

当居民团长数量远远多于物业、居委、野团长,把低廉供应渠道摆到台面上,食物细分需求也变多时,利益垄断群体就无计可施了,于是又出现一个奇怪现象,有菜烂在仓库了…

能打破菜权垄断的究极原因是,泡面、包子、水果、KFC、鲜奶等改善型物资的供应权不在少数人手里了,十日之内让高价体系崩溃。

这是自由市场经济的经典博弈。

其实也是一些政员疏通堵点的成绩,陆续解放了一些生产力与运力,上海消保委不断核实和提供了新的保供清单。

但是,我更想感谢我的团长和我的团(志愿者)。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saren.org/2888.html